“不行!”此时的医馆内,刚刚才从皇宫回来的赵谌,望着面前的秦玉颜,语气有些生硬的道:“这次进山,连我自己都没有一点把握,这种情况下,怎还能带着你一起去!”

“可是相公!”听到赵谌的话,秦玉颜顿时轻轻抽动一下鼻子,望着赵谌时,双目中泛着泪花的道:“妾身如今又不能回府,相公若是这一走,医馆里便只剩下妾身一人了啊!”

“怎么会是一人呢!”看着秦玉颜突然泪眼汪汪的模样,刚刚脸色还很难看的赵谌,顿时叹了口气,语气稍微缓和的道:“这次进山,医馆里就只有道长一人,其他的人都还会留在医馆的!”

“可是那些人,妾身都不认识啊!”听到赵谌的话,秦玉颜顿时低下头,声如蚊蝇般的辩解道:“而…而且,妾身如今,就只想陪在相公身边的啊!”

“……”听到秦玉颜的话,赵谌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忽然看到一滴泪,从秦玉颜的腮边滚落,想要说的话,顿时说不出来了。

其实,不用秦玉颜说,他又何尝不理解,此时秦玉颜的内心,别看秦玉颜平日里,在府上显得成熟稳重,可在内心里,却是极为脆弱的。

就拿这次事情来说,就只因为跟那染上天花的孩童,近距离接触了一下,便在心里有了心病,说什么都不肯回府上去,就是担心自己被染了天花,回过头再把府上的人给染了。

单单就从这件事,便已经能看得出来,秦玉颜内心的脆弱了,所以说,在这种时候,秦玉颜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呆在赵谌身边,这样才会让她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算了!”看着面前的秦玉颜,低垂着脑袋,鼻子一吸一吸的,眼泪顺着腮边滚落,赵谌愣了好长时间,这才妥协似的道:“那就随我一同入山吧!”

“哦哦……”原本低垂着脑袋的秦玉颜,听到赵谌这话,像是没反应过来似得,微微抬起头来望着赵谌,不过,下一刻后,便见得刚刚还眼泪婆娑的秦玉颜,突然间露出笑脸,冲着赵谌欢喜的道:“相公,那妾身这就准备行囊了!”

“去吧!”看着瞬间露出笑脸的秦玉颜,赵谌顿时无奈的一笑,冲着秦玉颜点了点头,随后,看着秦玉颜转身离去的背影,禁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说是收拾行囊,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如今不能回府,什么东西都拿不了,更何况,赵谌身上带着手机,要什么东西没有!

正如赵谌刚刚说的,这次进山的,医馆里没一个人随行,随行的都是这次从关中各地招募来的医匠,加上百姓在内,浩浩荡荡也有数百人了。

快中午的时候,数百人的队伍,这才在医馆门前集结完毕,浩浩荡荡的,连同李二派给赵谌的二百名士卒在内,一起从万年县出发。

而今的万年县,依旧处于封锁状态,只不过,有了赵谌跟孙老道的介入,比起之前的人心惶惶,此时的万年县,已经变得相当积极起来。

正所谓堵不如疏,先前李二下令封锁消息,加上百骑的蛮横,使得万年县一度闹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不过,都随着赵谌进宫,给了李二一本小册子后,便彻底的有了变化!

而今,走在万年县大街上时,便可以看到,那些先前蛮横的武侯、衙役以及捕快们,通通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换上了扫帚、铲子之类的,带领着一众百姓,清理河渠、修建公厕!

相比于长安县,万年县大多都是贫民,因而,万年县常年都是处在脏乱当中,河渠里污泥堆积,里面漂浮着烂菜叶以及各种的生活垃圾,这些其实都是病患的危险因子。

而赵谌给予李二的册子中,第一条建议,便就是带人赶紧疏离河渠,清理掉所有的垃圾,再就是,让李二直接下旨,将天花的事情,全部公之于众!

总之,赵谌给李二的册子上面,记录了很多条建议,而这些建议,都是赵谌从后世,防灾的经验中,逐条逐条摘录下来的,比起李二之前下令执行的,要不知管用多少倍!

“这次便拜托两位了!”万年县的一条坊街那里,一身素色袍服的房玄龄,望着即将出城的赵谌跟孙老道两人,微微拱了拱手说道。

“房相客气了!”听到房玄龄的话,孙老道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一旁的赵谌,只好接话说道:“城中的事情,同样不容小觑,房相还要多多费心才是!”

“放心吧!”听到赵谌这话,房玄龄顿时轻捻着胡须,望着赵谌说道:“这段时间,房某打算就住在万年县了,什么时候天花解决了,什么时候房某便搬回去!”

听到房玄龄这大义凌然的话,赵谌也不知怎的,脑海里忽然想起房夫人来,只不过,房玄龄怎么着,也是他的长辈,想要调侃的话,也只能藏在肚子里了。

拜别了房玄龄,数百人的队伍,随即便向着城外而去,沿着万年县一路出城,待到出城后,一行人便绕行骊山,从骊山那里,直接拐入秦岭!

而在赵谌跟数百人的队伍,一路出城时,此时的皇宫里,李二正负手站在宫门上,远远望着出城的一行人,过了许久,才重重叹了口气,收回了目光。

“这孩子简直就是上天派来帮助二哥的!”而在李二的身边,此时长孙也在,听到李二的叹气,长孙似乎明白李二的心思,微微顿了顿,远望着出城的一行人,低声感叹道。

“回去吧!”听到长孙的这句感叹,李二禁不住张开嘴,无声的轻笑一声,随即,冲着长孙说了一句,转身便沿着台阶走了下去。

而此时,随着赵谌等人的离开,不光是李二两口子,便是长安的很多人,此刻都远远的望着赵谌一行人,这中间,便有侯府里的两个女人。

天花突然出现,使得赵谌跟秦玉颜两人,被生生的困在医馆不能回府,不光如此,就连他们也只能老实待在府上不能出去。

若是寻常时候,这也就罢了,可在这种时候,一家人彼此分开,不能相见,无疑对她们而言,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

好在,这些天赵谌都有口信传来,虽然不能相见,但能确定,自家夫君跟玉颜两人都相安无事,对她们也是一种安慰。

只是可惜的是,这样的安慰,随着之前赵谌捎来的口信,说是要随同孙老道一起,到秦岭去之后,两个女人刚刚才落下去的心,一下子又重新悬了起来。

不比之前赵谌的每一次出门,这一次离家入山,虽然不是去打仗,然而,却比屡次的出征,还要让她们挂心!

没有归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吉凶未卜,根本无法预测进山后会遇到什么,这才是让她们悬心的原因!

“小姨姨,娘跟三娘她们干嘛爬到屋顶上去啊?”侯府的院子里,此刻的小赵曦,使劲的仰着小脑袋,眯着眼睛望着屋顶上的襄城跟姬凝儿两人,小脸上布满了疑惑,过了许久,这才歪着脑袋,望向一旁的小麦,好奇的问道。

“因为她们在送你爹爹出城啊!”听到小家伙的询问,一旁的小麦顿时使劲抽一下鼻子,眼眶红红的望着小家伙,解释道。

“哦!”听到小麦这解释,小家伙顿时小大人似得,用力点了点头,而后,继续抬起头专注的望着屋顶上的两人,过了许久,这才嘟囔似得道:“爹爹出个城,干嘛还要哭啊,真是的!”

进山的路并不好走,尤其还是秦岭,马车出了城,绕过骊山之后,便只好停在了山脚下,剩下的路都是上山路,马车根本没法动。

数百人的队伍,已经沿着陡峭的山路,慢慢的爬了上去,将赵谌跟秦玉颜两人,远远抛在了身后,没办法,秦玉颜从小就被秦夫人当大家闺秀养着,这样的运动,无疑对秦玉颜是个考验。

“相公,咱们被抛在后面了!”此时,秦玉颜的脸色红扑扑的,脸上的汗珠子一颗颗的滚落,远远望着已经爬到半山腰的队伍,秦玉颜顿时喘着气,略显尴尬的冲着赵谌说道。

“没事的!”赵谌手里拉着秦玉颜,听到秦玉颜这话,顿时停了下来,回身冲着秦玉颜无所谓的笑笑说道:“有你家相公在,即便他们走的再远,也得停下来等咱两的!”

“相公……”赵谌这话说的有点儿装,不过,听在秦玉颜耳中,却是惹得秦玉颜顿时捂嘴偷笑,望着赵谌的目光里,全是小妇人异样的甜蜜。

只不过,赵谌的这话,似乎真被前面的人听到了,因为这话才落下没多久,便见得从前面的队伍里,忽然下来两名武侯,一路直向着赵谌两人而来。

“侯爷,少夫人身子弱,还是让少夫人坐上担架吧!”下来的其中一名武侯,不是别人,正是万年县遇到的那名傻大个,一下来便冲着赵谌憨憨的一笑,指着手里提的临时担架,说道。

“那多不好意思啊!”听到傻大个这话,赵谌顿时显得客套的说道。只不过,嘴上这么说着,可手底下一点也不客套,说着话时,已经将秦玉颜拉过来,丝毫都没有拒绝的意思。

别人对秦岭不了解,他可是了解的很,这一路过去,要么是陡峭的山路,要么是厚厚的落叶堆,以秦玉颜的体质,恐怕这样一路走过去,没病也该病了!

...黑白导航豆奶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