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吧,下次再联系时,换个地方吧,这地方,还是不太保险了,我们每次联系,都会引起群主的注意,所以尽量能低调就低调一些。”

“好。”

“嗯。”

“同意。”

一干尸体重新坐回了椅子上,闭目,正襟危坐,很快,吊灯又开始闪烁起来,绿色的光芒开始减弱,最后,变成了正常的光亮,地下室内之前弥漫着阴森诡异氛围也随之消散一空。

熊志奇伸了个懒腰打算走出去,结果猛地被赵铸拉住了手腕,熊志奇马上停下了脚步。

朱建平原地不动,他懂。

结界继续存在,三人没有轻举妄动,一分钟后,本来已经坐回椅子上一动不动地赵铸表妹姘头的那个尸体,居然又忽然站起来,目光在四周逡巡了一遍,没发现异常,而后又回到了椅子上。

赵铸长舒一口气,撤掉了结界,道:

“走,离开这里。”

三人很快顺着地洞爬了上去,屋子里的那对男女还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也不懂躺这么久会不会着凉,不过第二天醒来时可能会对这段感情产生极大的怀疑,居然能做着做着就睡着了,这是对对方的身体多么不感兴趣啊。

熊志奇把入口重新隐藏好,把床又重新推回去,拍了拍手,一切收拾妥当,三人走出了出租屋。

“那几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看他们说话,觉得他们也是群里的人啊。”熊志奇一边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一边嚷嚷道。

朱建平此时抿了抿嘴唇,开口道:“类似于东北王赵和靖这种级别的,门开了,他却没资格进去,下个门开启时,他任务完成度肯定过20了,如果他不愿意变回普通人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

“精~虫。你的意思是刚才那帮家伙,是那种任务完成度超过了20,却没选择变回普通人的老不死的?”熊志奇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得大大的,“我了个艹。还有这种人?”

“怎么可能没有?你看看西方圈子现在力量多雄厚,十几个顶尖存在进入门后,他们那边还存在的类似于赵大少白天刚刚杀死的那种级别的强者肯定更多,一个个都和赵和靖很像,这次的门。他们进不去了,但是下次的门,他们等不到了,又不甘心继续做回普通人,所以就以一种很尴尬地方式存在着,地坛里,也就是我们那天进去又出来的地方,应该就是那个叫邱道明的老巢,在古代就是一个秘境,他或许不是喜欢在那种地方当家。而是不得不躲藏在那里苟延残喘。”

“那群主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们,就这样放任这帮老不死的东西存在?”熊志奇问道。

“这应该是一种妥协吧;

如果我们把任务世界和恐怖网文读者群这一个整体比作一个游戏的话,那么,达到实力标准,成为顶尖的存在,进群,这是通关的流程,算是完美通关;

但是也有一些下脚料,没能通关,却又失去了继续游戏的资格。也放弃了退出游戏的选择;

这时候,他们如果继续躲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不吵不闹保持低调不影响游戏的正常运行,群主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要搞定那帮老不死的东西也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真把他们惹急了,也不好收场。可能群主也有着处理他们的安排和措施,但是需要时间和机会吧,不过。他们现在反正比禁足令还严格,完全不能进入社会的状态,只能像在一直闭死关一样。”赵铸抽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陈雨馨,当初应该是为了继续逗留在这个现实世界,所以接了这个任务,去地坛那里想处理掉那个叫邱道明的人,算是她和群主之间的默契,因为她有所求,所以群主有所应,但是很不幸,她没能成功。

这帮老不死的东西抱团在一起,反而把她给镇压了,让她变成了玉簪子,而她,也被群主判定成了死亡,抹去了现实世界中所有人对于她的记忆,自然也包括我,虽然,她其实还是没有彻底消亡,但是这和邹梦轩那次假死只剩下一具分身的情况相似,群主判定你死了,就会执行你死了之后的程序,消除影响,抹去记忆。”

“赵和靖再过个两年,是不是也得跟那几个老不死那里去报道了?”

“很有可能吧。”

朱建平笑了笑,道:”这样也好,赵大少,至少你知道了你要替那女人报仇的对象是谁,等我们……“说到这里,朱建平忽然停下了,因为他忽然想到,赵铸是打算拿到管理员资格后就退出游戏的,赵铸是无法继续成长下去到达那个顶尖存在的层次的,所以,这个报仇,就无从说起了,不过,朱建平还是拍了拍赵铸的肩膀:“没事儿,我和胖子会有那一天的,相信我们,在我们进门之前,我们肯定会先去找那帮老不死的玩意儿替你把这笔帐给算算清楚。”

“对头,赵哥,你的事儿就是我们的事儿,而且我们去找那帮老不死的,群主还会乐见其成奖励我们,等于是做现实任务一样。”

赵铸重重地吐出一口烟,笑了笑,道:“你们就这么认准我会成功拿到管理员资格么?说不定,我没能成功,还得继续留在圈子里,继续走下去,到时候,这笔帐,我就有机会自己去算了。”

话题有点沉重,三人都不说话了,场面陷入了凝重,赵铸看了看,率先打破了沉默,“好了,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但是知道了那些老不死的存在,也不算是彻底的空手而归,我现在打电话叫人来接我们,我们晚上直接飞回深圳吧。”

说着,赵铸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孙瑶的电话。

………………

一天的工作结束,秦恬恬跟自己的秘书打了招呼,示意她下班前把自己桌子整理一下,便拿着自己的外套和车钥匙走出了办公室;

此时,在区政府门口,停着一辆兰博基尼跑车,显得是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很多政府人员从这里进出时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猜测是谁这个时候居然敢如此张扬和大胆;

自从现任的主席上台后,官面上的日子没以前好过了,公款消费急速下降,很多隐形福利也被大减特减,很多公务员都叫苦连连,却只能继续忍着毕竟也是铁饭碗,而且日子是相比以前没那么舒坦了,但是比绝大部分社会上的工作岗位,还是好得太多太多;

据说青岛市政府那边一些部门已经给下属人发公交卡了,现在风声紧,大家就被别开车了,一起做公交车上下班,绿色节能环保还亲民,这苦日子,估计距离这位离任之前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了。

秦恬恬走出来,准备去停车场取车,结果看见了这辆跑车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惊喜之色,跑过来,看见赵铸此时正戴着耳机听着音乐闭着眼假寐,脸上还戴着一副墨镜。

“喂,你不是说晚上才回来的么,怎么这么快啊,还来接我。盘她直播app官方下载ios

赵铸把墨镜摘下来,很严肃地对秦恬恬说道:“小姐,你找谁?我不叫‘喂’。”

“好啦,老公,我错了行不?”秦恬恬拉开车门,坐了上来,“晚上是出去吃么?”

“你都说了要给我做饭了,还出去吃做什么?咱现在结婚过日子了,一块钱得学会扳断两半来花,懂不媳妇儿?”

“就你会说,好啦,我们去那边的超市里买点菜回家。”因为赵铸来接自己,秦恬恬心情大好。

“遵命。”赵铸发动了车子,开了出去。

“对了,这次打算在深圳待多久呢?”秦恬恬忽然问道。

“你男人我好歹是个boss好不好,那个组织一般只是为了服务的,能让我出手的事情也不多,放心吧,我基本都在深圳陪你。”

其实,没几天后赵铸的第十个任务就要来了,但是当赵铸进入任务世界之后,秦恬恬是不会察觉的,所以也不需要解释什么。

“就这家超市么?”

“行了,就这家。”

“成,我去停车。”

把车子停在了停车场,赵铸牵着秦恬恬的手从停车场内的电梯上去。

“叮咚……”

电梯门打开,二人走了出去,这时,在电梯旁等着坐电梯下去的人里头,赵铸像是看见了什么熟人,但是却没捕捉到。

等着那批人进来电梯,电梯门闭合时,赵铸马上转身,重新按了一下电梯按钮,刚刚闭合的电梯又一次打开,赵铸把头伸进去看,一个个看过去,没发现什么特别的,电梯里的人对赵铸的举措很是不理解,一些人已经开始抱怨了,但是赵铸完全不在意,然后他抬起头,看向了电梯上面,一张很苍老的脸出现在了赵铸的视线之中。

“小狐狸不是说你回东北去了么,怎么还在这里,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在赵铸说话时,电梯内的人,包括秦恬恬都陷入了暂时的迷失梦游状态。(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