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四更送上,求订阅、月票、推荐票、打赏】

随着西索手中的小丑扑克牌的渐渐落地

风雨辰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地面上尘土涤荡起一层

信长惊讶的看着消失于眼前的风雨辰,手中的剑顿时以奇快无比的速度伸向了背后

“当!!”

一声轻脆的声音,震动得空间都错乱了起来。

“……”

风雨辰的瞳孔猛地一缩,信长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料,而且明显地看出了他的移动轨迹了,要清楚的是,现在风雨辰的实力在白银段位,也就是说,速度/力量/体力全部在120的程度。

速度达到了三分之一音速的程度,这样的速度竟然还能够被捕捉得到,这真得是

厉害!

这个世界的高手都是这样的么?

那么就有些可怕了啊。

“不错的速度啊,根骨奇佳,你的根骨已经被打磨得很好了,奇怪的是竟然还没有学习念,难道是为了瞬间突破念么?”

信长惊讶了,他以为风雨辰也就是三脚猫的功夫而已,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拥有这般实力,速度已经超越了普通人,但是这个速度也只是跨入猎人行列的◆↗,.等级罢了,不过这个年纪已经非常恐怖了!

“是我的杀气露出得太严重了么?果然,还是应该更加收敛一些……”

风雨辰自言自语的说道,身上的杀气在一瞬间收缩进入了体内,双眼渐渐地失去了光泽。犹如木偶一般的存在。下一刻。他再次消失

“很厉害,无论是心智还是手段,能够将杀气收敛得一丝都没有露出,这种家伙,要么是经历了无数厮杀的绝顶高手,要么就是不世出的天才,从年龄上面看,似乎是后者了……”

西索暗自将手指贴在嘴边小声的说道。瞳孔中波荡着莫名的光芒,似乎在想像着风雨辰与他做对手的话怎么样,嘛,不行,现在他连念都没有学会,还是慢慢等待吧,等待到他展翅的时刻,然后再与其战斗吧,真得是个不错的对手,揍敌客么?有意思。他应该会成长起来&……

七星剑阵!

一时间,七个风雨辰出现在天空之中!!

此刻。所有人动容了起来,这真得是没有掌握念的家伙!

不使用念就能够分化出七个身躯么?

“是残影!呼~~”

信长长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太刀瞬间插入刀鞘之中,然后瞬间拔出……

一道看不见的光影,顿时周围的所有风雨辰全部被斩成两半而消失……

真正的风雨辰却是

“你输了。”

风雨辰出现在信长的身后,手中的钢管点中了他的后心。

“怎么可能!!”

一瞬,便分出了胜负,不禁信长,就算是西索等人都无法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为什么?”

信长有些难看地转身,竟然在刀剑的比试上面输掉了。

“很简单了,之前已经说过了,杀气,这些幻影是我透过身体以杀气凝聚出来的,真正的我没有任何杀气的外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何况我之前有见过使用居合拔或者说拔刀斩的人,她的拔刀斩的出鞘到斩击只有0.018秒,这还是半年前的数据,至于现在……”

风雨辰对于居合斩这种刀术算是司空见惯了,毒岛冴子、天童木更都是此道的精通者,而且赤瞳与黑瞳也是太刀达人,如果还会有失败的话,他真得算得上垃圾了,体验了这么多的世界,就算封印了所有力量,他也不会是废物,经验还有杀气已经如同汪洋一般的在他的脑海中翻腾了。

“零点零一八秒么?好可怕的存在,这已经是居合道的究极限界了,甚至刀锋都无法看得到的,你是从哪里出来的?”

信长并没有质疑的风雨辰话,落寞地将手中太刀伸入了刀鞘之中,承认自己失败了。

“学园都市*幻想乡。”

风雨辰诚实的说道。

“这个地方,团长有听过么?”

信长看向了额头上面有刺青的年轻男子。

“没有听说过,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可是既然你从那个地方出来的话,为什么还要到揍敌客去呢?”刺青年轻男子有些无法理解了。

“追求极致的强大,你们所说的‘念’在我们那个地方是没有的(也许毒岛冴子的八歧幻化说不定是念能力之类的等同存在),我的目的就是黄版本抖音视频富二代游历世界,学会所有技艺,然后重回,有着不得不打败的存在……”

风雨辰同样如实的说道,他确实是有打败的目标存在着。

“是么?那么你要打败的对手到底有多强大呢?”西索对于风雨辰口中那个强大的存在感兴趣了,难道是比库洛洛*鲁西鲁(刺青男子)还要强大的存在?那么真得要见识见识啊。

“如果你们相信我所说的话,那么那种存在是能够拥有瞬间让一个世界毁灭的主宰……”

风雨辰看了眼西索点头说道。

“毁灭世界?开玩笑吧,小屁孩肯定是什么都没有见识过才这样说的吧?”玛奇摆摆手说道,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人存在,毁灭世界,小说童话么?、

毁灭小镇、城市之类的还能够想象,毁灭世界,玩笑开大了。

“也是,少年不能够好高骛远哟……等你学会了念,我们再比试一场,不甘心啊……”信长揉着邋遢的头发说道。

“揍敌客是杀手家庭相当的危险,你去的话,最好抱着必死的决意去吧,位置大概是在枯枯戮山,位于巴托奇亚共和国的登托拉地区,是座海拔三千七百二十二米的死火山,每天有一日一班的观光车来到门口前导览,是一个观光胜地,不过进入里面却是难了……”

库洛洛说道。

“这点钱给你了,学好了技艺后来找我再战,这次不算,学会了念之后,我们再比试一次……”

信长掏出一个钱袋扔到了风雨辰的怀里然后咧着嘴郁闷的走开了,被一个小孩给打败了,啊啊啊,真得是羞愧死了,不过更加应该生气的是他被风雨辰的杀气欺骗了啊!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