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志明低了头

解莲冰介绍完毕,没等赵妍妍和韩玉婷发话,王简就说道:“解老师,谢谢你,你可以回去了!”

会意地看了一眼王简,解莲冰说了一句:“各位领导,我先走了。”

“等一下!我跟解老师说句话!”看到解莲冰要走,赵妍妍起身喊道。

所有的人都看向她不知她要干什么!

赵妍妍起身之后和解莲冰一起走出办公室来到了外面,王简的心提了起来,赵妍妍究竟要干什么?

也不好意思出去看,过了一会儿,赵妍妍就回来了,对大家说道:“好了,我们把东西放下,就回去!”

“不搞个仪式吗?”老吕问道。

一愣之下,赵妍妍笑道:“差点忘了!”

大家便一起搞了个捐赠仪式,又照相又是摄影的,搞得学生们手忙脚乱,好歹最后学生们一人拿一些学习用品高高兴兴地走了。

搞完这一切,吕放执意留王简吃饭,王简没同意说道:“乡里已经安排好了,不麻烦村里了!”

回去后,王简在乡里招待了赵妍妍,虽然表面上依然是谈笑风生,但心里头却在想着赵妍妍到底跟解莲冰说了什么,很想马上打电话问问她。

酒桌上,赵妍妍非常开心,和王简韩玉婷频频碰杯,到了半醉的时候,投给王简的目光就很迷离了,她现在很羡慕韩玉婷整天和王简在一起的日子,早知也想法调到宪河乡。

王简躲避着她的目光招呼着大家吃菜喝酒,好不容易喝完,赵妍妍又邀请他去县妇联做客,握着他的手不放。

直到上了车,赵妍妍才松开手向王简和韩玉婷告别,弄得王简在众目睽睽之下十分尴尬!

转身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韩玉婷却又紧跟着上来,说道:“王简,我看赵妍妍这小妮子真是想追你,对那位女老师吃醋了,你打算怎么办?”

抬头看向韩玉婷,王简一时心乱如麻,感觉自从当上了乡长之后,桃花运总是不断,连追求自己喜爱的人的权利都受到限制了。赵妍妍,局长的千金,想和她谈恋爱,那在过去是想都不能想的事情,现在却追着自己要搞对象。韩玉婷,贵为团县委书记,县长大人看中的人,现在却担起他老妈的责任来给挑选对象了,真是让人百感交集。

“韩姐,你不都说过了吗?赵妍妍和我不适合,无论她怎么样,我不会与她谈对象的!”王简想了一下道。

盯着王简看了一会儿,韩玉婷说道:“王简,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女老师,如果你想把她当作情人我不反对,但如果当作结婚的对象,我会替你惋惜!”

韩玉婷看出王简对解莲冰念念不忘,与其让他心神不安,不如让他把感情释放出来,也许热情过去之后他就会冷静了!

考虑着韩玉婷的话,如果韩玉婷同意她跟解莲冰交往而不在他的耳边聒噪,可以先答应她让解莲冰作为情人,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就不管了。

“韩姐,如果作为情人那会怎么样呢?”王简问道。

韩玉婷道:“如果是作为情人,你们就偷偷地来,不要让别人知道,不能象原来那样搞得人人皆知,就象我们现在这样!”

看了韩玉婷一眼,王简道:“那好吧!”

说完话,韩玉婷并没出去,而是把身子贴向了王简,说道:“王简,我这么倾心为你考虑,你怎么报答我?”

看向韩玉婷那张喝完酒之后的醉脸和散发出暧昧信息的眼睛,王简忙躲开她道:“韩姐,晚上再说行不行?”

“晚上回县城去我那!”韩玉婷要求道。

“好吧,我尽量!”王简无奈道。

“什么尽量,是一定,我先走了!”

看着韩玉婷走出去关上了门,王简急忙打电话给解莲冰,过了很长时间才接通电话。

“莲冰,赵妍妍跟你说了什么?”王简急切地问道。

那头传来一阵沉默的声音,半晌才说道:“王简,你是不是在玩弄我的感情?”

“莲冰,你怎么这样说,我对你是真心的!”没料到解莲冰会这样说,王简急道。

又沉默了一下,解莲冰声音哽咽地道:“那个女的告诉我她在跟你谈恋爱,我看了,她比我高贵多了,今后你不要再来找我!”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王简心急如焚,打开房门就要去新河村小学找解莲冰,不料迎头就碰到了房志明。

王简只好站住问道:“房乡长,你有什么事?”

房志明扭扭捏捏了半天,把王简急得要命说道:“房乡长,你有什么事,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王乡长,我想请你吃顿饭,你有没有空?”房志明终于把话说了出来,脸上憋出了一片红。

房志明要请他吃饭,这倒是新鲜,王简转念一想估计是这小子快挺不住了,来向他投降了,不过没那么容易先再玩玩他。

“哦,房乡长,无缘无故地请我吃什么饭啊?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们之间何必那么客气!”王简故作轻松地说道,他越是不让房志明请客,房志明心里越紧张。

房志明憋红了脸有些结巴地说道:“王,王乡长,不是我要请你吃饭,而是县财政局的代局长想请你吃饭,请赏个面子!”

没想到代长勇居然出面要请他客,王简差点没在心里笑出来,用力一思量,觉得肯定是他搞房志明的事让代长勇知道了,想出面帮房志明摆平,房志明才拉下面子来找他。

“呵呵,房乡长,弄了半天还不是你要请我的客,那我白高兴半天,现在我这心变得拔凉拔凉的,代局长要请我的客我可不敢当,你告诉他有什么事尽管说,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能帮的我一定要帮!”王简揶揄了房志明一下,语意双关地说。

房志明不会说话,让王简抓住了漏洞,被讽刺了一番。而王简后面的话又可以做双重理解,既是说看在他的面子上帮代长勇做事,又可说看在代长勇的面子上帮他做事,说得非常到位,让他不得不感叹,这王简确实是不一般,远不是他能比拟的!

“王乡长,我知道我过去糊涂,得罪了你,这都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今后有什么吩咐我一定愿效犬马之劳!”房志明终于低下了头愿意臣服在王简的膝下。

真没想到房志明会在一瞬间说出这番话,考虑到他以往言而无信满嘴放炮胡说八道的历史,王简不能轻易相信他,正色道:“房乡长,你这说到哪里了,你什么时候得罪我了?我们都是同僚,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发生分歧是很正常的,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感受到王简可能一时不会相信他,房志明都想把心窝子掏出来给王简看,忙道:“是是是,王乡长,我的话是发自肺腑的,自从你当上了乡长之后,我不得不佩服你能力出众,无人能比,我表面上虽然还有些不服,但从心里说我是敬服你的,从今往后我一定唯王乡长您马首是瞻!”

看到房志明说起话来一脸激动的样子,王简觉得他可能真的要服从于他,不再跟他对着干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放他一马,把他收拢过来壮大自己的实力。

“房乡长,我王简虽然能力不怎么样,但无论做事还是在对待同志上都是非常讲原则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从来不强求别人要怎么做,你和我都是年轻人,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不想着为老百姓做点事,我们呆在这个位置还有何意义?好了,我明白你的心意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王简既敲打了房志明一下,同时也表明只要他愿意好好干,为老百姓办实事,就接纳他跟着自己干。

房志明算是明白了王简的作风和思想,说道:“请王乡长放心,我一定把分管的工作做好,不过代局长说一定要请到您,还给我下了死命令,请王乡长能成全我!”

没想到代长勇这么想请他的客,王简呵呵一笑道:“好吧,代局长如此盛情,我不能不却了他的意,说吧什么时间?”

“就今天晚上吧!”房志明希望越快越好。

王简考虑了一下,韩玉婷非要他晚上回县城,代长勇肯定是在县城请客,这么说可以答应他。

“好,就今天晚上!”

房志明高兴地去了,王简把门锁上,就让吕军把车开出来,载着他去新河村小学。

此时,解莲冰正呆在自己的宿舍内泪流满面,本来以为会收获到一段美满的爱情,结果却是现在的样子。那个所谓的妇联主席盛气凌人,把她拉出去后,就直接告诉她,王简已经是她的人,连床都上过了,马上就要结婚,让她抓紧靠边站,不要破坏她和王简之间的幸福,简直是晴天霹雳啊。她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老师,但绝不愿意去做别人的情人,王简身为乡长居然搞出这么多的名堂,搞来搞去不过是在玩弄黄视频免费看的软件她的感情,这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房志明都低头了,你们还不收藏投红票吗?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