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刀郡主噤声的土方岁三,依然不能发出声音,但是,他却不自知,以为自己的声音可以响彻云天呢。

因此,他就来个先声夺人,两把长刀一指,率先向麦轲发起挑战!

土方岁三的大喊大叫,拒不悔改,别人听不到,不代表麦轲不知道,通过灵犀一动,他清楚地知道土方岁三的心念!

这小子现在的举止,当然是由于他的骄傲自狂,心中叛逆,对天军不顺服;但是也有另一个因素。

这个因素,就是土方岁三目前代表所有的武士阶层!

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多才多艺。

他不但有出类拔萃的歌喉,而且还是多产的诗人!

他写出来的许多长诗短诗,都被人广为传诵。

甚至成为深闺怨妇的珍藏。

因此,他成了文武两届文人武士的象征,尤其是文武双全的楷模。

由此,他就以当代武士第一人自居,文人,他也不认为自己是老二。

他既然有此认识,就不断地增长了野心。

到了今天,天军以摧枯拉朽打垮了天皇势力,解决了幕府势力,收服了维新中坚,正在横扫各地大名,把各个藩国逐渐收入囊中,他觉得义无反顾,需要他站出来,力挽狂澜。

他实际上的头衔,是幕府将军的一位将军,他也颇得德川家庆的信任和重用。

德川家庆前去建立各地的政权,就把江户幕府的总管一职委托给他。

这样,他就有了聚众闹事的相应方便。

因此,他把拥护他的武士和文人,都集中在白根山下,准备闹事。

除了这些原因以外。还有一个无人知道的诱因。

土方岁三暗恋德川樱花!

虽然他这个心思从未披露,但是他是非常有信心抱得美人归的。

如果不是天军来,不是麦轲横插一杠子的话!

麦轲的苦衷,他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一个现实,就是自己内定的爱人。被麦轲横刀夺爱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到自己的爱人德川樱花,在富士山上,和那个不共戴天的仇敌在一起,又是献唱,又是吃喝,土方岁三的肺都气炸了!

于是,不等散会,不再隐忍。把白根山当作舞台,和天军唱起了对台戏,正式向麦轲发起挑战。

这些原由,麦轲通过灵犀一动,迅速查明!

心里又是气愤又是好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我不怪你。

不知道内情,心生怨怼,这个也有情可原。

这两个理由存在。你如果向我个人发起挑战,不管输赢。我都可以原谅你。

你文武双全,作为武士的代表人物;也为文人出头露面,别管你是不是按照计划进行表演,看在今天万众欢庆的面子上,我都可以不对你深究。

非但如此,我还可以大力支持你。让你的专长发扬光大。

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这两件事情用来反对天军!

你的那两个理由,不过成了你反对神的救赎的借口!

这个就不是我麦轲能够容忍的了!

这个就把你带入了只能受到惩罚的处境!

当土方岁三第二次叫嚣“快来我双刀之下受死”的时候,麦轲放开了对他的噤声。让他能够正常发声。

非但如此,麦轲还使用了气原素的传音效能,把他的声音传遍四方,让他对麦轲的挑衅被所有人知道。

麦轲这个损招,霎时间收到了极大的效果,麦轲刚才建立起来的威信和被众人拥护无比巨大,都是事关每个人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都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相比起来,土方岁三在武士和文人圈子里的那点名望就远远不够看了!

麦轲无动于衷,土方岁三在此大喊:“快来我双刀之下受死!”

众人一看,这不是明摆着土方岁三咄咄逼人,麦轲一再忍让吗?

于是大家纷纷大怒,斥责这个不知好歹的土方岁三!

土方岁三也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主儿,没有想到民心不再他一边!

原来他还以为他只要登高一呼,马上万民欢腾,群起响应呢。

他的雄心壮志为止一阻,气馁了不少。

可是这个时候,张之洞带着四美过来了!

三条优美、莉姆露露还好说,德川樱花和熙香茹玉看到有人对情郎冒犯,当下紧跑几步,一左一右抱住麦轲的胳膊,软语相抚。

抱胳膊只用了一只手,还有一只手可以使用,当然要为情郎帮忙,于是同时指向土方岁三,娇声呵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无礼?竟然冒犯大哥哥?”

这一刻,土方岁三心碎了。

这一刻,土方岁三心死了。

顷刻之间,土方岁三五内俱焚、万念如灰。

武士道,在一定意义上,就等于一根筋,也就是说,明知不可为,他还偏要为,唯一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现在的土方岁三就是这样,本来刚才他感受到群起反对,就要气馁不干了,被二女一刺激,武士道精神大发作,决定和麦轲拼命了!

“嗷呜!”

一声不似人言的怪叫,土方岁三冲了过来,直奔麦轲,还有二女!

双刀舞成一片华光,如同一阵疾风,飞卷而至!

麦轲轻轻一笑,说道:“既然你活得不耐烦,我不介意助你一臂之力!”

虽然声音不高,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那么有把握?不少人持怀疑态度。

快躲开吧!更多人为他着急。

因为不但是麦轲自己,他胳膊上还挎着两个小姑娘呢。

不过,大多数人都对麦轲满怀信心,这些都是与麦轲认识的人,不管用什么方式!

麦轲从无败绩,自然不回在土方岁三面前破了这个纪录。

胜利是确定的。不确定的只是用什么方式。

人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呛啷啷一声响亮!

眼里特别好的人之见到土方岁三手中的两把武士道脱手而出,冲天而起,然后刀柄在上,刀尖朝下,直直坠落。插在地上,入土多半刀身,还在那里剧烈地颤抖!

这两把刀,几乎是擦着土方岁三的鼻尖落地的!

而土方岁三本尊,则直挺挺地面朝麦轲跪倒在地!

在看麦轲,正在收起刚才是用的兵器,把它们缠在腰间。

两个小姑娘笑颜如花,正在给麦轲帮忙。

二人心里甜如蜜,别人不知道。她们俩个可是一清二楚。

就在刚才,麦轲动手之前,只是往前走出半步,把她们两个留在身后,然后扽出两条九节鞭,只一招,就料理了土方岁三!

至于夺了对方成名的兵器以外,麦轲还干了什么。除了麦轲,就只有土方岁三自己这个亲身承受者知道了。

原来他的双腿和双手都被麦轲点了穴道!

结果就是。先在他的双手不能动弹;双腿则只能用跪姿呆着。

现在他非常后悔。

后悔的有两件事情。

第一个就是为什么开始的时候,要冲向麦轲呢?

如果哪个时候,用这两把刀手刺自己的肚子,现在不是已经一了百了?

第二后悔就是,他曾经有机会学习一种自杀绝技,就是“断心术”。一旦被敌人俘虏,只要还有血液循环,就能利用脉冲,断掉心脉,置自己于死地。

现在他就这样跪在地上。比死对他的羞辱大多了!

他最后一个愿望,想以死来捍卫自己武士的尊严,也难以达到了!

果然,他这种担心,变成了现实。

所有看到他的人,即使原来对他抱着很大希望的武士们,都对他彻底失望!

作为一个真正的武士,死则死耳,你跪什么?

太丢人了!老子以后羞与你为伍!

于是,成千上万的武士,放弃了自己的武士身份,再也不提自己是武士。

意想不到的是,从此以后再东岛地方,就流行了一句话。

羞刀难入鞘。

指的就是土方岁三那两把刀,拔出来容易,却再也没有机会被主人送回刀鞘中去了,给其主人带来无尽的羞辱。

后来,就演绎开来,说得是许许多多武士,羞愧与武士身份以后,就抛弃自己的标志——武士刀,一扔了之的有,改制成其它工具的更多!

总之,这些原来的武士,再也回不到武士的旧位了!

从此以后,武士这个充满荣耀的族类,就随着天皇、幕府、大名,日落西山,葬于墓穴,一起灭亡。

其实,土方岁三这个结果,也只是麦轲的一念之间,改变了初衷的结局。

之前他确实想一鞭结果了他的性命的,就在双鞭碎头的关键时刻,他还是心存善念,放过他一马。

双鞭稍微改变了一下方向,击向了肩头和大腿。

原本计划的当场死亡,也变成了现在的跪地求饶。

麦轲当时也没有想到那么深远的后果,只是觉得死罪虽免,活罪难逃,就给他来了这么一下。

就在全场震惊的时刻,突然一阵雷鸣般的吼叫由南方滚滚而来!

“刀下留人!”那个声音用震耳欲聋的高音提出要求。

众人又是一惊,难道还有人来救那个屈膝投降、跪地不起的软骨头?

可以,接着喊的却是:“留着他,让我来打!”

也只有这小子,才能玩出这样的花样!

麦轲不禁苦笑。

另一人,就不时苦笑了,而是如同掉进了蜜罐,浓浓的笑意挂满了如花的笑颜,那表达的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开心。

这就是一边看热闹的莉姆露露!

她和麦轲一样,从那个人第一个音符出来,就只到来人是谁。

不是彼得又是谁?

彼得也算是比较早知道要在这里开庆祝会,因为小刀郡主和三条优美专程去他那里饴趟,邀请莉姆露露再次展露歌喉。

正在没事的莉姆露露,当然极大欢喜地应邀而来;彼得也是非常支持。

因为他一直被自己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妹妹痴缠不休,也是万分头疼,痛并且乐着,有这样一个机会,喘上一口气,他也是求之不得。

不过,在随后参与庆祝活动中,他还是特别注意了莉姆露露,比别人有更多的留心。

看到她欢歌笑语的高兴样子,他甚至在考虑,要不要建议给她换一个环境,比如跟着小刀郡主去巡回演出什么的。

去三条优美那里也行,一个新建的工业区,世界第一大,有许多事情可以让她干。

不过,想起这干妹妹给她带来的欢乐,甚至给他制造的麻烦,他似乎又有点舍不得。

在发生了土方岁三捣乱事件以后,彼得第一时间就担忧起莉姆露露的安全,他对里根交代了一句,立刻就腾空而起,向北飞来!

起到半空,他猫咪av男人不识本站站才想起,有麦轲那个非人类在,哪里轮到他动手!

于是,他才临时改变主意,照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戏文,大叫“刀下留人”。

众人都是看热闹心态,不知道又有什么猛人从哪里而来,霎时间全场寂静,仰头展望!

只见一个鸟人急速飞来,如同流星,恰似飞矢,转眼之间老到白根山上空。

然后,如同陨石,坠落当场!

彼得一见跪在那里的人,就知道打斗已经尘埃落地,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他心中有气,上去就给了土方岁三一脚,嘴上骂道:“孬种,如此不经打,还闹什么事情!有种你坚持到爷爷我到来,跟我打上三百合?”

土方岁三本来就羞愧难当,被彼得这样一骂,更加羞愤欲死,不过心里也有点活泛,原来天军也有这样直爽的人,还以为都和那个麦轲一样奸狡如狐呢。

土方岁三正在那里想倒在地上,减少一些被众人瞩目的羞辱,但是他试了几次,竟然连倒下都作不到!

彼得这一脚,正遂他意,顺势倒下!不果姿势没有掌握好,鼻子首先着了地。

彼得还待扶他起来,恢复原来的姿势,麦轲制止了他,够了!

随后,麦轲抛出一个微型思想禁锢器,让他到里面忏悔去。

随后,麦轲和彼得碰了一下头,决定了两件事情。

第一,莉姆露露、德川樱花、熙香茹玉组成一个小组,在彼得、麦轲两处轮流驻扎。

平常时间,就跟小刀郡主学习天歌,为士兵们演唱,鼓舞士气。

第二,从现在开始,水路并进,三天之内,占领所有本州和九州各地!

决定以后,各路大军不动声色地离开联欢现场,连夜启程,奔赴各个战场.

(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