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人的队伍,营地被严格的划分为三个区域,三个区域之间,都相隔有一段距离,而且,按照赵谌的规定,这三个营地的人,没有他的同意,不得私自出入。

而这三个营地,分别是重病区,比如那个最先发现天花的孩童,第二个,便是被怀疑染上天花的人,这些人,大多都是被百骑在排查时,被排查出来的。

第三个自然便是那些与天花病患,有过密切接触的人,数百人的队伍里面,其中便是以第三种人居多了。

假如说,此时在山里的这几百人,到时候能够活着走出这里的人中,几率最大的,大概就属这些人了,而反过来,几率最小的,大概就是那些被列入重点隔离的人了。

赵谌他们这里安营的地方,乃是处在一处山脚下,再往前走一段距离,便是两座小山合抱的小山坳,而这里,则是被大家伙称之为死亡禁地的地方。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里驻扎的营地,正是被染上天花的那几人,也是这次入山后,最不可能活着走出山里的几人!

这处被称之为死亡禁地的山坳,从第一天搭建完成,被完全与外界隔离,所有人、包括赵谌在内,都不容许靠近山坳。

除了每天负责送食、送水的武侯,被严格要求穿上赵谌给的衣服,才能按时送去必要的生活物品,而后带回山坳的信息之外,那里简直就是与世隔绝。

“侯爷,孙道长的回信!”已经是来到山里的第五天,赵谌刚刚从秦玉颜的帐篷过来,便有一名武侯,将一封折好的信,交给了赵谌。

正如这名武侯所言,这封信正是由孙老道书写,而且,这封信正是刚刚武侯从山坳里带来的,因为,孙老道从营地搭建完成的当日,便独身一人进了死亡禁地。

这段时间,赵谌带着李二从关中各地征调来的医匠,负责外面的两个营地,而孙老道独身一人,则负责山坳的营地。

每天赵谌跟孙老道之间的交流,都是通过武侯送物品时,互相以信件的方式交流,赵谌自身对天花免疫,可惜,孙老道却依旧固执的不愿让赵谌踏足山坳半步。

从武侯手里接过信件,当着武侯的面展开,几行遒劲有力的字体,顿时跃然纸上,顺着那熟悉的字体读下去,片刻后,微微叹了口气,将信纸折好了丢入了一旁熊熊的火堆里。

“侯爷,孙道长咋说?”一旁送信的武侯不是别人,正是傻大个蛮牛,看到赵谌读完信后叹气的样子,蛮牛顿时好奇的问道。

“呵!”听到蛮牛的询问,赵谌顿时苦笑一声,而后,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沉默了片刻,这才偏过头望着蛮牛说道:“还能有什么,继续恶化啊!”

正如赵谌所言,孙老道在信上说,山坳里几人的状况,都不容乐观,身上的天花都在持续恶化,甚至,已经有人在溃烂了。

这样的结果,赵谌丝毫都不意外,没有有效的治疗,光凭他给的那些药物,根本就是无济于事,无外乎,就是延长一点时间罢了!

“侯爷,二营又有人不对劲了!”然而,正当赵谌在这里,跟蛮牛二人长吁短叹的时候,有一名医匠,忽然急匆匆的过来,脸色有点难看的对着赵谌说道。

“怎么了?”这几天,赵谌最怕的就是医匠找他了,因为,凡是有医匠找他,那必定是营地里,又有人要倒霉了。

“老朽方才去二营例行检查时,发现了一名高热,老…老朽也不敢确认!”听到赵谌的询问,面前的医匠,顿时为难的望着赵谌,有点吞吞吐吐的说道。

”去看看!”听到医匠吞吞吐吐的话,赵谌那里还敢磨蹭,当即便站起身来,一边说着话,一边跟随着医匠,向着二营所在的地方而去。

被医匠查出高热的人,乃是一名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岁上下,也不知这人之前是做什么营生的,看上去奇瘦无比,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大约是看到医匠带着赵谌过来,男人的目光,望着赵谌时,显得十分慌乱!

“四十度!”来到男人所在的帐篷,赵谌先是给男子量了体温,然而,就如医匠所言,男子的体温,的确已经超出了正常人体温的范畴。

“侯…侯爷某家没事的!”虽然听不懂赵谌所说的四十度,是个什么概念,然而,只要看看赵谌瞬间变色的表情,男子还是直觉到了什么,顿时哭丧着脸,冲着赵谌近乎于哀求的说道。

“还有那里不舒服的?”听到男子的话,赵谌心里禁不住一叹,不过,却还是望着男子,严肃的问道。

“侯…侯爷,某家就是发热,没…没别的了啊!”听到赵谌的询问,男子顿时哭丧着脸,望着赵谌时,近乎于哀求的强辩道:“是真的,侯爷不信,可问一问某家的浑家的…”

“是…是真的!”男子的话音落下,一旁的一名妇人,看上去便是这男子的婆姨,不等赵谌询问,便冲着赵谌连连点头说道。

明白这对夫妻的意思,是人都怕死,尤其在这种时候,一旦被染上天花,那就要被送到山坳那里,恐怕一旦进去,就没有活着走出来的可能了。

“这不是儿戏!”赵谌明黄片下栽白此刻男子的心态,于是,语气稍微缓和了些,望着面前骨瘦如柴的男子说道:“这里有很多人,你也不希望因为一个人,连累大家伙吧?”

“可…可是某家就某家一个男人啊!”赵谌的这话落下,刚刚还跟赵谌强辩的男子,顿时哭丧着脸低下头,声音里带着哭腔,肩膀使劲的抖动着,冲着赵谌哽咽着道。

听着一个大男人,尤其是一个中年男子,在自己面前哭的泣不成声,赵谌心里也不是滋味,只可惜,这种时候他也无能为力。

男子染上了天花,不光是发高热,而且,还有昏厥、呕吐以及背痛的症状,这就是天花最初的症状,自然而然的,男子随后便被送去了山坳。

看着男子被蛮牛,一路往山坳送去,听着那名妇人,在营地里死了男人的号哭,赵谌禁不住长长吸了口气,转身便离开了二营。

然而,就仿佛是被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自从这名男子,被发现染上天花之后,营地里开始接二连三的,出现被染上天花的人。

几乎每一天,当赵谌醒来,走出秦玉颜的帐篷后,便有医匠过来找他,而找他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发现了天花的感染者。

最初的时候,因为赵谌说的那席话,使得营地里,还多少有一点希望,然而,自从接二连三的天花者出现,整个营地里,开始被死亡的阴霾笼罩,变得死气沉沉的。

每一天都会有人被送往山坳里,固然被送走的人,带着一种绝望神情,那些目送着被送走的人,何尝又不是带着绝望的神情。

每当看着那些人,被送走时,望着他露出的绝望神情,赵谌心里都不是滋味,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如是一名刽子手一样,然而,转过头时,他又得狠下心,送走另一名绝望的人。

“侯爷,孙道长要见你!”已经是第十二天的傍晚,赵谌刚刚回到帐篷,准备翻看书籍时,却忽然听到帐篷外面,蛮牛的声音。

“道长出来了?”听到蛮牛的话,赵谌顿时一愣,随后,快步从帐篷里走出,望着外面的蛮牛,疑惑的问道。

“是啊!”蛮牛的神情,这些天也不是很好,听到赵谌的话,蛮牛顿时点点头,望着赵谌说道:“孙道长就在那边的小树林等侯爷呢!”

“行,带我过去吧!”孙老道在这时候想要见他,那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到这里时,赵谌随后点了点头,说着话时,便跟蛮牛二人一前一后,向着那边树林走去。

正如蛮牛所言,孙老道的确就在树林里,依旧是一身灰扑扑的道袍,只不过,多日不见的缘故,孙老道比他们来的时候,看上去要清瘦了许多。

“贫道有样东西要交给你!”等到赵谌刚一来到树林,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的孙老道忽然伸手入怀,从怀中掏出一本皱巴巴的册子,递给了赵谌说道。

“药方?”还以为孙老道交给他的是什么,结果,等到赵谌好奇的打开,这才发现册子上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药方。

“这是贫道一生之中,记录的所有药方!”听到赵谌的话,孙老道目光望着远处,慢慢下沉的夕阳,头也不回的说道:“贫道希望,你能带着它出山,或者交给医馆,或者留在学宫也成!”

“什么意思啊道长!”孙老道这话,听着就有点不对劲,感觉就是在托付后事,赵谌拿着册子,微微皱着眉头,望着孙老道问道。

“出山吧!”听到赵谌的话,孙老道的目光,忽然望向了赵谌,脸上的神情显得极为平淡的开口道:“再过五日,若贫道不能出来,那便带着玉颜出山,这里的事情一概都不要过问了!”

“什么意思?”早就觉得孙老道不对劲了,此时一听五日的限期,赵谌的心里,立刻便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望着孙老道问道:“道长你想做什么?”

“等不及了!”听到赵谌的询问,孙老道顿时叹了口气,目光望向山坳的方向,头也不回的说道:“贫道想试试你说的那种方法,成与不成,五日后大概就有结果了!”

“不行!”听到孙老道这话,赵谌当即便拒绝道:“那些办法只是我听说的,具体的,这些日子我在查,没查出来之前,道长决绝不能尝试!”

“贫道来是告诉你,不是跟你商量的!”然而,赵谌这话落下,孙老道却突然回过头来,面无表情的望着赵谌,语气生硬的说道:“所以,你便在此等候五日即可,五日后,看不到贫道出来,便乖乖回到长安去!”

这话落下时,不等赵谌再说,孙老道便已经转身,理都不理身后赵谌的叫唤,一路向着山坳的方向而去!(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