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首长

来到王简的车辆面前,王大校就大声地说道:“你已经被包围立刻下车接受搜查!”

看到王大校走了过来,王简很想打开窗户一瞬间将他治服,然后其他人就不敢动他了,但是他怕一时搞不定,反而把他置于危险之下了,而这时司徒功也从后面的座位上醒了过来,听到外面有人就踢着玻璃求救了,只是车辆封闭地太好,他根本踢不开。

看到这个样子,王简感觉不好,要是司徒功逃下去这件事就功亏一篑了,他现在希望警卫局的人马上过来,处理这件事,他就可以放心了。

想到这里,他突然打开窗户面对那个王大校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看到王简打开了窗户,王大校以为王简不会反抗了,便说道:“你现在立刻下来接受检查,否则我们格杀勿论!”

王简是想故意拖延时间,说道:“我凭什么要下车接受检查?我告诉你我是负有特殊任务的人,你们不要耽误我办事情!”

王大校就冷笑一声道:“你是有特殊任务的人,那我们是干什么的了?我告诉你我们是政治部的人,任何人都必须要接受我们的调查!”

王简听了也冷笑一句道:“是吗?你确定吗?我告诉我是一号首长亲自指派的人,你还敢不敢查?”

没想到王简会说出一号首长,王大校明显有些紧张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物,是不是在虚张声势?

“你车上有没有人?”王大校冷静了一下问道。

王简刚想说有人没有人管他何事,身后却传来了司徒功的声音:“王大校快来救我!”

一听到是司徒功的声音,王大校马上掏出手枪指向王简说道:“你涉嫌绑架我政治部工作人员,你现在立即下车接受检查,否则我可以立即将你击毙,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

真没有想到这个王大校拔枪的速度还挺快,想来也是一个狠角色,如果他要是不听从命令的话,脑袋还真有可能被爆成爆米花,所以王简只好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下来,接着立刻有两名战士把他架住,让他不能动弹。

王大校看拿下王简,便立刻把车门打开,救下司徒功,司徒功看到王大校之后,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不过番狼狈相却是让他没有脸面,他故意走到王简面前说道:“刚才你要是不施展诡计岂能让你得逞?你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看到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他还在那里装,可见他已经到了二逼的最高境界——装逼了!

王简没有理他,王大校也不想恋战,准备马上离去,可是当他们转身的时候,突然也有十几只枪口对准了他们,他们一下子就愣住了。

只见那名警卫局长身旁跟着两名护卫,大步地走了过来,王大校一时不知道来者何人,但他们被军人包围的事情却是知道的,因此他就站在那里有些愣住,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刚说完,警卫局长已经走到他的面前,说道:“你是政治部的人?”

王大校并不认识中央的警卫局长,就说道:“我是政治部的人,你是哪个部队的?”

警卫局长冷笑一声道:“你还没有资格问我的身份,看到军衔还不立正敬礼吗?”

警卫局长的级别是忠将,王大校这才注意到警卫局长的军衔,在官场上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而在军队当然是军衔大一级压死人,没有办法他只好举手敬礼说道:“首长好!”

警卫局长看了他一眼,说道:“还不让你的手下把枪放下!”

王大校无奈只好说道:“大家都把枪放下!”

那几个战士就马上把枪放了下来,警卫局长便说道:“把他们全部带走调查!”

看到要被带走调查,王大校就急忙说道:“首长,请问您是哪个部队的,我们是政治部的人,你们无权带走我们调查!”

听到王大校还敢与他顶撞,警卫局长就说道:“我不但能调查你,还能调查你们政治部,你说是我什么部队的!”

王大校一听就傻眼了,他们政治部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有特权不错,但是要说调查他们政治部,他还真不知道谁有权力这么做。

“首长,这个人绑架我们政治部的人,你应当把他带走调查!”王大校看到就要被带走了,便指着王简向警卫局长说道。

警卫局长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管的事情挺宽,所有的人都全部带走。”

听到这个时候,王简就急忙走过来说道:“首长,我就是与你联系的人!”

一听到是与他联系的人,警卫局长立刻说道:“那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王简就上了军车,司徒功的那辆车就让战士给开走了,然后王大校就和司徒功一起被带走。

被带走了之后,王大校就和司徒功分别关押到一个非常秘密的地点,其他跟着王大校一起出勤的战士为了保密需要也暂时关押。

而王简被带走之后,警卫局长并不知道王简的身份,因此也把他关押了起来,不过条件要好很多,跟禁闭差不多。

警卫局长办完这件事第二天才向一号首长汇报,一号首长一听王简也被关押了起来,便立刻下命令放人,然后他将此案交由中纪委进行查办,同时根据王简提供的那个名单,先将军队男生偷偷看的APP下载的另两名现职军官立即予以隔离审查,由于此事非常秘密,名单上的其他人员根本没有知道事情在发生了变化。

而此时,叶明军也从海江飞回京城,立刻去面见一号首长,一号首长得知他到来也立刻接见他,同时鉴于王简的表现,也与叶明军一同前往。

这是王简第二次见到一号首长,一号首长比第一次还显得慈祥,但却明显感受到他是一个果断有力魄力很大的人,所以王简在他面前还是有些紧张,喊了一句首长好之后,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看到王简这个样子,一号首长哈哈大笑起来道:“王简同志,你这次的行动做得非常漂亮,没想到你这个县委书记还有这样的本事,快跟我说说你还有什么本事没有表现出来?”

看到一号首长很随和的样子,王简的心情终于有所平静,急忙说道:“我这次也是歪打正着,碰巧遇到了这件事,如果不是首长果断指挥,我可能就被他们打死了!”

一号首长又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小王同志,你不要再拍我的马屁了,这件事的功劳应当是你的,不过这件事我们又不能大张旗鼓地去做,所以也不能表彰你了,你不会有什么怨言吧?”

王简不禁笑了一下说道:“首长,我怎么能会有怨言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这些人结党营私危害党和国家,任何人知道了都会与他们进行斗争的!”

一号首长又笑了一下说道:“小王同志,你说得不错,我非常赞成,看来你是一名合格的党员,一名合格的县委书记啊!听说你这次在中央党校学习,回去以后怎么安排你啊?”

没想到一号首长会问到这个问题,王简急忙说道:“我一切服从组织安排。”

一号首长又笑了起来,转头对叶明军说道:“这个小王啊,政治水平非常高呢,我都问不倒他,明军你有一个好女婿啊!”

叶明军也急忙说道:“还是有些太年轻,别顶撞了总书记就好!”

一号首长呵呵一笑道:“顶撞算不得什么,我希望这样的年轻人顶撞我,童言无忌嘛!”

看来一号首长还是把王简当成一个孩子,不过从年龄上来说,王简在他面前也就是一个孩子,听了他的话,叶明军又道:“总书记心胸宽阔,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一号首长哈哈笑了起来,过了一会说道:“小王是一个好苗子,这次进中央党校学习也是一件大好事,着重培养嘛,我相信爱民同志也会注意到他的,他的学生嘛,回去以后,我看可以适当再调整一下职务什么的,你看行不行?”

叶明军怎么能直接说行呢,便说道:“他还年轻在基层多锻炼锻炼有好处。”

一号首长就没有再说话,叶明军立刻给王简使一个眼色,王简便急忙说道:“首长,我告辞了,谢谢您的鼓励,我一定会继续努力工作的。”

一号首长又笑了起来道:“好,好,努力工作才是个好同志!”

王简就转身离去了,一边走心里还是一边激动,但他还是稳住自己的心神,步履坚定地走着。

王简离开之后,叶明军便与一号首长攀谈起来,说来他与一号首长要谈的事情很多,首先要针对这件事的影响进行交换意见,另外一个重要的内容是有关河西省高层调整的事情什么时候开始动作?

虽然说叶明军只是海江的市委书记,并不是在中央工作,但是一号首长还是想听他的意见,作为一号首长十分倚重的人物,他在一号首长面前说话的分量还是非常重的,因此河西省高层的调整与否也就在他的话语之间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