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刚离开,可能今天不方便,需要重新约时间。”女经理回答道。

一般来说,刚离开的人,是需要重约时间去邀请的,毕竟这个酒吧只是一种半黑半白类似于中介公司的存在,赵铸这种客人是它们的客户,那些女生也是它们的客户,它们可不是真的在这里逼良为娼,只是作为各取所需的双方之中的媒介,所以这家酒吧在北京那种阶层的女学生圈子里很有名,也没人有去谈之色变。

有些女的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一份大的**合同或者说是找一个靠山台阶,通过这家酒吧很是方便合适,和去中介公司找兼职一个性质。

现在的社会风气毕竟不一样了,十年前陈冠希的照片泄露出去几乎是把自己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最后不得不退出演艺圈,而现如今呢,陈赫、文章、柯震东,要么去婚外恋要么是吸毒,所做的事情从伦理道德小猪视频官方网站上来说比陈冠希当年严重得多了去了,但是人现在照样拍戏的拍戏参加节目的参加节目赚钱的赚钱。

社会的包容度不断加大,意味着社会的道德底线不断地滑坡,这才催生出了这样一种能把**合同文件化、规范化甚至是法律化的中介公司,说到底,这毕竟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

赵铸看了看这个女经理,笑了笑,然后反手直接把这平板砸在了女经理脸上,女经理发出了一声惨叫当即蹲了下来捂着脸,鲜血之流。

但是,哪怕是出了这种事,也没有什么保安或者其他安保人员冲进来。

在这里,顾客是上帝,顾客对你发脾气,是顾客对你的服务不满意!

赵铸伸出手,拿过橙汁,轻轻喝了一口。

“我知道了。我马上情人带她过来。”

女经理连哭都不敢哭,鞠了一躬后马上离开,不久后有一个身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拿着湿巾过来将地面上的血渍给擦干净了,从头到尾。酒吧方面没有一个人对赵铸的行为说任何多余的话。

没让赵铸等多久,半个小时后,一个身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走向了这里,正是那个有着一张婴儿肥脸的空姐,这一身打扮。比空姐制服更有一种年轻活力。

赵铸是清楚那些玄学门派因为历史的原因所以不得不进入一种低调的苟延残喘生活,虽然说当年那种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活动是不太可能再出现了,但是现如今被紫月掌管的GN可一直没放弃对这帮玄学人士的高压政策,所以他们的日子也是一直不好过。

这个女人来这里接**合同,其实是在情理之中的,她出卖自己身体获得的金钱和利益,就算是GN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她不滥用自己的能力去获得这些就可以了。

“哟,是您啊,谢谢啊。翻我的牌子,但是我不想接您的生意唉,您就放过我,成么?”

空姐笑吟吟地对赵铸说道,说实话,在她看来,被其他人**,她有自信将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但是对于赵铸,她相信自己肯定会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尤其是自己现在的后臀上还疼着呢,这家伙别看长得很英俊,但绝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儿。

“柳燕,这是你的真名么?”赵铸不动声色地问道。

“嗨。管他真名假名啊,妹子我现在这里敬你一杯酒,给您陪个不是,这里漂亮女生多得很呢,您再挑一个呗。”

柳燕伸手,很快一个侍者送上来两杯红酒。柳燕自己拿了一杯。然后将另一杯递向了赵铸。

赵铸看了看她,笑了笑,没接杯子。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赵铸开口道。

柳燕很是忌惮地看了眼赵铸,犹豫了一下,当她再准备开口把拒绝的话复述一遍时,赵铸却又先一步开口了。

“飞机上你说你认识GN里的科长,我不认识,但是我亲手杀过一个GN里的一个局长。”

听到这句话,柳燕顿感通体生寒,GN其实就相当于悬在所有玄学人士头上的一把尖刀,赵铸那时候之所以不觉得GN有多恐怖是因为紫月的关系,GN不能太多的干预影响群里人,但是GN真实力量是背靠一个国家的,又岂是真的这么好相与的?

柳燕只是跟一个GN分局里下面办事处的副科长一起吃过饭,那个人也对自己有一点兴趣,但是对方既然能够连一个局长都杀掉了,那个副科长在对方眼里算个屁啊!

如果自己真的拒绝,对方会不会对自己出手,对自己身后的门派家人出手?

柳燕倒没有认为赵铸是在吹牛,因为这种事儿,玄学里头的人估计没谁敢这样吹牛,除非是嫌命长。

“时间太长了,把你刚才的话,重新说一遍。” 赵铸催促道。

“我……我……我愿意,现在就签合同么?”

柳燕说完这些话,感觉整个人一阵轻松,算了,就顺了他吧,自己也不希望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和庇护了,能顺顺利利地和他履行完合同就谢天谢地了。

“呵呵,喝酒。”

赵铸说道。

柳燕将酒杯重新递向了赵铸,赵铸还是没接。

深吸一口气,柳燕开始强迫自己进入角色,然后自己低下头,喝了一点酒,包在嘴里,然后自己的膝盖顶在了沙发上,整个人就这样毫不设防地靠向了赵铸,将自己的嘴,凑向了赵铸的嘴。

…………

车上,赵铸坐在驾驶座上,柳燕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柳燕的脸蛋还带着一点红扑扑的,刚才在酒吧里虽说没直接发生什么关系,但是那种事儿,还是让她有些不适应,之后看她的反应,赵铸还有些惊讶地来了一句:

“你还是姑娘?”

更让柳燕羞愤无比,只是她对赵铸是不敢恨起来。

“喂,我真的是姑娘,以前交过男朋友,但是只给过初吻,身子还在,你要我的时候怜惜一点,也别把我看太贱,行么?”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柳燕带着一丝恳求对赵铸说道。

赵铸从车子抽屉里取出一包烟,先弹给了柳燕一根,自己也咬上一根。

柳燕眼疾手快,先拿了打火机帮赵铸点烟,自己倒是不抽烟。

赵铸抽了一口,吐出一道烟圈,右手伸出来放在了副驾驶座位后面,柳燕很乖地将自己的头枕在赵铸的肩膀上。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赵铸问道。

“来这里被**了有钱拿啊,你不知道我们那里有多辛苦,其实都是有本事的人,但是被GN各种各样地限制着,生活也只能算是普普通通,我呢,又比较拜金,又想着买名牌香水和名牌包包,当空姐的钱完全不够用啊,所以只能来这里卖身喽。谁**我,出去开房间,给他上点迷香让他对着电视机自己撸就可以了,我才不会真的自己去献身呢。

还有,飞机上的那个白人,是一个诈骗犯,之前骗过好几个想当然的中国女生了,骗得她们倾家荡产,有个还自杀了,这是GN给我的外快任务吧,做了他,有奖金拿的,但是奖金也不多,其实挺费事儿的,把人弄死了害的整个机务组都被罚奖金。”

“能知道自己拜金,还不至于无可救药。”

“大爷,谢谢您的夸奖,我这算不算是落在你的手里了?”

柳燕一只手在赵铸胸膛上画着圈圈,这女人适应能力的确是强,之前很不愿意的她一旦做出了决断倒不显得多么扭捏了。

“这张卡里还有五十万,先拿去零花。”

赵铸的抽屉里放着几张卡,其实以前吴秀雅给赵铸的零花钱很多,而且赵铸此时虽然不上班,但是医院里的分红都会定期打到他账户上,金钱对于赵铸来说,意义不是很大了。

“嘻嘻,真好,这是合同外的小费么?”柳燕之前签了合同了,已经有预付款了。

“做我的女人,不会让你吃亏。”赵铸将烟丢到了车外,伸手在柳燕的脸上捏了捏,手感不错。

这时候,熊志奇出来了,红光满面,一看就是得到了阴阳调和的样子,上车后见赵铸副驾驶位置上还有一个美女,胖子也很懂事儿,啥也不问。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赵铸对柳燕说道。

“嗯?今晚你不要了我么?”柳燕显得有些意外,她很好奇男的不都是很急色恨不得当即就吃的么。

“我明儿有事。”赵铸这般回答道。

明天要参加秦老爷子的大寿,赵铸估计自己还是以秦恬恬准男友的身份,不管怎么样,今晚如果跟柳燕去滚床单搞得自己明天一身的脂粉气还是有些不合适。

“那算了,不用你送啦,我自己坐地铁就可以了,有空了就给我打电话哦,亲爱的。”柳燕的脸在赵铸脸上蹭了蹭,然后下了车。

就在赵铸准备发动车子准备离开时,忽然收到一条QQ消息,来自于紫月,赵铸现在和紫月早就加了好友了,不用通过群会话聊天。

“小子,杀了我的人还说出去吓人家小姑娘,很得瑟是么?”(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