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谋

周得勇来到西亭县后,在车世平和王简的陪同下,再一次召开全县领导骨干会议,由于这次会议是在崔照华自杀之后召开的,因此所有参加的人员都比较严肃,私下还在讨论着崔照华自杀的事,西亭县好出怪事,但没想到这次会出现自杀事件。

知道杨春峰成了常务副县长,马桂松的表情上有些怪异,心里上感觉很不自在,而且胡宜团也超越他成了县委常委,更是让他感到不大高兴了,看来林泽宇并没有让他如愿以偿,而赵东方看来也是无法左右这次调整,想来一定王简的作用,因为能配合他工作的和他关系不错的都得到了重用,而他却是开始和崔照华一样被晒在一边了。

“经市委常委会研究同意,杨春峰同志主持西亭县政府常务工作,胡宜团同志任西亭县委委员、常委,石立才同志任西亭县政府党组成员,提名为副县长候选人,按照有关法律程序办理。”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高强宣读了任命决定。

高强一宣布完,会场里就有人开始议论纷纷,他们感觉这次县政府的调整是王简的一大胜利,因为没有县委方面的人员得到提拔,或者说没有车世平的铁杆人马受到提拔,受到提拔的全部是县政府里面的人,虽然他们是王记人马的标签并不明显,但全都是县政府的人,就冲这一点,已经显出王简在这次调整中的作用了。

在官场上最能显示人实力的是调整人的能力,王简作为一个县长能在县政府的调整中起到作用,说明他的实力不但没有因为选举事件的影响而有所消弱,反而是有所增强了,善于见风使舵的人开始观望县里的风向了。

周得勇在讲话中说道:“我们各级领导干部的组织纪律性一定要加强,任何人都不准搞一些非组织的活动,希望西亭县新配齐的政府领导班子在西亭县委的领导下团结一心,努力工作,把各项工作做好。”

周得勇重点强调了组织纪律性的问题,显然是指崔照华的事情,警告西亭县的干部不要再在下面搞一些小动作,拉帮结伙,破坏党内团结,这是稳定西亭县班子的需要,在崔照华事件后,有些变得人心荒慌,从组织角度上讲,一切还是要团结在县委的周围,因此的话一出口,就让人有些猜疑是不是王简受到市委批评,说他没有团结在县委周围了?

这么一想,大家的心思倒是有些乱了,不知道王简与车世平之间到底哪个在受批评,因为如果王简受批评的话,为什么调整的人员都是王简那边的人?

事情就怕别人琢磨,周得勇不过是从团结稳定的角度出发说的话,他的目的是让别人知道,大家要安分守己,服从领导,无论是谁都要这么做。

会议很快就散了,周得勇没有留在西亭吃饭,在临走之前,一一和新调整的人员握手道别,然后又和车世平与王简握手道别,转身上车就离去了。

县政府的人马调整了一番,而县委这边却一点也没有动,虽然车世平已经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可是别人却不知道,因此会议一散后,汪志国就来到车世平的办公室鸣不平。

“车书记,市委这次调整,我看分明是向着王简的,杨春峰和胡宜团倒还好说,论资排辈,那石立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让他当上副县长了,吴玉民当了这么多年的财政局,难道就当不上副县长了?”汪志国借机还为吴玉民叫屈。

车世平看了他一眼平静地道:“这次出了崔照华事件,市委看到县政府那边有人与王简过不去,当然要注意加强县政府班子的建设,这次调整完全是征求王简的意见之后同意的,我也没有办法,你就不要再说什么了,省得让人知道了,说你不服从市委的安排。”

没想到真是这个样子,汪志国叹气道:“车书记,这个崔照华真是个无用之辈,搞出这么个事最后还自杀的,弄到现在王简是大获全胜了,县政府马上就会成铁板一块,我估计您也指挥不动了!”

车世平的心里动了一下,这种情况他不是没有想过,但如果县政府内部再不团结,他怎么向市委交代?铁板一块就铁板一块吧,总比乱成一锅粥的好。

“崔照华的事情搞得市委知道了我们的班子不团结,现在总算又配齐了班子,如果再出现什么事情,我们怎么向市委交代,只要县里的工作能上去,一切就由王简去做吧!”车世平准备放手让王简干了。

汪志国动了一下脑筋想了一下道:“车书记,难道你甘愿让王简一切都说了算?如果这样下去,恐怕好多人都会跑到王简那边去了。”

车世平道:“跑哪里去都一样,我还是县委书记,他们再跑,也跑不出县委的管辖,老汪,你就不要再与王简闹什么矛盾了!”

汪志国看到车世平有些偃旗息鼓了,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他又说道:“车书记,我看那个石立才不大顺眼,你看能不能搞他一下子,也算是间接搞王简了,你看怎么样?”

车世平不知道汪志国又要出什么骚主意,就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汪志国道:“车书记,我觉得我们可以通过纪委去调查县政府办的有关人员,到时候看能不能牵扯到石立才,如果能,那石立才就被动了,他就得乖乖地听我们的,这样一来,县政府那边就不是铁板一块了,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车世平一听这个汪志国真是够坏的,不过确实是一条好计策,但马上又问道:“如果是这样,县政府又出现不团结的局面,让市委知道了岂不是后果严重?不要因小失大!”

汪志国笑道:“如果一次不团结是因为别人,而再次不团结还能是别人的原因吗?难道王简本身就没有责任?到时候市委会不会怀疑王简团结别人的能力?”

车世平一下子转过弯来,说道:“你这个倒是一个理由啊,不过你知道商东那人根本不敢去调查县政府办的人,那是公然与王简作对,就是我让他去,他也不一定会去。”

商东是县纪委书记,虽然与王简没有什么交情,但他也不是完全听命于车世平,因此汪志国的这个办法没那么容易实现。

“商东那边我去说,如果他同意了就好办了。”汪志国说道。

想了一想,车世平觉得如果到时能查出什么问题来,而他又过去说情,这不但可以让王简感谢,还能对王简产生一定的威慑,也就是说用汪志国的法子,但不按汪志国的路子走,或许更好一些。

想到这里,车世平点了点头道:“我的要求是,一定要公平公正地处理一些问题,任何人都没有**的特权,无论它是什么部门!”

车世平的表态,汪志国是心知肚明,就是默许他去说服商东去调查县政府办那边的人,当然到时候他是不会承认指使汪志国这样做的,一切后免费福利视频牢记永久福利果由汪志国和商东两人自负。

说完这些话,汪志国又突然想到石立才当上副县长之后县政府办主任由谁担任,如果能让县委这边的人去当县政府办主任,那也是对王简的一种监视,倒也一件好事。因此他说道:“车书记,石立才提拔了,政府办主任有人选没有?”

车世平道:“王简还没有提这方面的事,必竟是他的办公室主任,我们还是要以他的意见为主。”

汪志国道:“我觉得这样不对,他是县长,政府办公室主任是服务县政府不是服务他个人的,因此县委这边完全有权给县政府配一个办公室主任,还是应当由您说了算。”

车世平听了一时没有出声,说道:“现在市委是站在王简那边的,我刚刚从崔照华这件事情中脱身,如果因为这事再与王简对立起来,形势会对我很不利的,既然班子都给他配好了,何不必再在乎一个办公室主任,即使我们从县委这边调一个过去给他当办公室主任,他要是不信任不用他,也没有用,这件事就不要再纠缠了,还是要从长计议吧!”

一听到车世平这样说,汪志国暗自又把崔照华骂了起来,这件事真是搞得车世平很被动,连带着很多人跟着受压制,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既然在县政府办主任上不能所斩获,汪志国只好听从车世平的意见,到时候县委常委会开会研究的时候就不要再提反对意见了,否则反而会坏了车世平的大事。

汪志国说完话就走了,车世平看着汪志国离去的背影心里其实还是蛮复杂的,明明他是不想与王简再搞什么事了,但又经不住汪志国的劝,稀里糊涂地又答应了他一些事,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啊!

想到这里,车世平把双手往肚子一放,躺在椅子上睡着了,前一阵子精神比较紧张,现在不用再多想了,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