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铸不知道当初苟泥土是怎么温养培育太灵符的,反正赵铸亲眼所见的是苟泥土进门五年之后,太灵符依旧具有着不低的智慧,并且一直守护者苟泥土的那一缕灵魂烙印,同时太灵符能够自己思考,还帮了赵铸几次;

可能各自有各自的机遇吧,而且苟泥土那种人,赵铸完全看不透,有点像是属于那种就算是没有机遇自己也能够创造机遇的牛人。

修炼出鬼面佛,是因为群主设定的那个得天独厚的自身条件以及周围环境条件使然,而画出属于自己的太岁符,也差不多一样,那个虚影之中的婴儿不停地把赵铸的负面情绪使劲地勾动出来,才促成了太岁符的诞生;

赵铸和苟泥土不一样,比起苟泥土的那种仿佛能够预知未来,也不懂圣西安能否与之媲美这种预知能力,赵铸一直以来,过日子,都显得有些浑浑噩噩,哪怕是如今已经身在第十次任务之中,对于冲击管理员资格也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是赵铸脑子里,居然还是想着“卸甲归田”,过回普通人的日子。

然而,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消极态度,赵铸却也一步一步地挣扎着活到了现在,实力也在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和提升,归咎原因,也是因为赵大少固然没有主动创造环境的主观能动性,但是适应环境和借助环境的能力,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

伸出手指,在那个小人儿头上轻轻一弹,太岁符在赵铸掌心之中翻了一个跟斗,捂着自己的头,很不满地对赵铸嘟着嘴,像是孩子在跟自己父母撒娇,双方心意相通,都能够直接明了对方在想什么。

“先回来吧,我得去做事了。”

赵铸开口道。

太岁符很乖巧地点了点头,重新融入了赵铸的掌心之中。

赵铸起身,推开了屋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外面的风,还是有点大的,沙漠里的风,哪怕是在绿洲之中,也是带着些许灼热的感觉,像是有人正拿着一个吹头发的吹风机一直在对着你吹,让人忍不住地烦躁。

在屋外,放着今天刚刚送来的清水和食物,赵铸把自己的手放在清水之中,轻轻一扬,水雾飞起,在赵铸身边形成了一道薄薄的水幕。

若是死去的卡娜知道,自己被吸收吞噬后的能力,就是被赵铸拿来当太阳伞和防晒霜来用,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下了山坡,马上有一批黑甲兵迎上来,他们之前就守护在山坡脚下,及时收到消息的女领主和孙成海也赶了过来,显然,孙成海也收到了群主的通知,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子忧虑。

群主要提升沙漠子民的生命层次,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这些沙漠之中的子民,自己手下的这些人,实力会在两天后有一个极大的提升,现在管理起来,已经很是困难了,毕竟现在这个在十几天内被统一拼凑起来的大部落内部完全是四分五裂的状态;

之前一直靠着赵铸的个人可怖实力镇压着,但两天后随着他们自己的实力被群主提升,赵铸个人实力的威慑力,也将会被极大的削弱,那就真的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了,两天后的自己二人,还能完全地掌控住这个大部落么?甚至还有可能遭受这个部落的反噬!

女领主跟赵铸简单地说了一些情况后就退下去了,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赵铸对于她刚才所汇报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自己也就没什么汇报的兴致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女领主已经是认命了。

只是,她自己也还被瞒在鼓里,不知道两天后,包括她自己在内,所有大漠上的人豆奶视频黄色版,实力会得到几乎是BUG般的提升,到时候,现在的普通人能够具有如今勇士的力量,而真正的勇士,将拥有更加可怕的力量,大漠会因为群主的一个金手指,直接把这个区域,甚至是这个位面的实力等级给硬抬上去。

孙成海还留在这里,赵铸伸了伸懒腰,开始散步,见孙成海愁眉不展的样子,赵铸笑道:

“别哭丧着个脸,没事的。”

“能不着急么,之前攻城破寨,确实很爽,我也玩得很开心,也当了一个月的山大王,过足了瘾,但是再过两天,在我们面前堆积着的,不会是绵羊了,而是饿狼了,而且我们之前对那些被攻破沦陷的部落太狠了,一旦两天后他们发现自己实力被忽然提升了,之前对我们压抑在心底的怨恨都会爆发出来,我们现在可是站在火山口上了,而且这火山,真的快爆发了。”

赵铸摇了摇头,“这一切,都不是问题。”随即,赵铸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一条溪水,道:“等下午,你就安排部落里所有人的士兵,不管是以前黑甲部落的还是后来强行收编的,一个个全部都得给我到这里来喝一口水,然后再排队到我准备好的大蘸那里排队候着。”

“你这是要做什么?”孙成海疑惑地问道,不过本能地,他隐约觉得赵铸如此淡定,肯定是有了办法了,的确,这种实力级别的强者,手段和能力,可不是自己这种普通资深者所能够想象的。

“你知道秃驴,最擅长什么事情么?”

“忽悠人啊。”

赵铸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道:“那就对了,我觉得,在整个圈子里,佛法修为能超过我的,应该没有吧。”赵铸说这句话时,眉宇之中充满着一种自信。

的确,整个东方圈子里,在佛法修为上能超过赵铸的,真的是没有了,而且,现在东方圈子里实力能够超过赵铸的,本身就没多少了,而西方圈子因为文化方面原因,修佛的人,很少很少,修佛有成的,也不多见。

现在是在这个任务世界里,群主直接褪去了所有人的法器,等回到现实世界里,赵铸的一杆东西都在身上,再加上新鲜出炉的太岁符,东方圈子里说能稳稳镇压他的,估计都没了;当然,那些个躲藏在阴暗角落里苟延残喘的老东西,不在此列。

…………

鬼面佛端坐于溪水上游,被一圈白布包围着,外面的人只是看见白布之中,佛光浩荡,梵音茫茫,却不知道,里面的那尊佛,有着一张属于恶鬼的脸。

所以在被要求到这里来喝水时,这些士兵还以为是有真佛陀降临,在溪水之中诵经,赐予众生圣水呢,没有人开小差,很多人直接喝了一个大饱,把肚子喝得涨涨的,生怕自己喝少了就吃亏了一样。

孙成海骑着马站在一边,看着那些士兵以及头人们疯狂的模样,在心里不禁感叹了一句: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这些家伙,还不懂他们即将要面对的,是比传销更加可怕的洗脑方式,直接把你整个人的灵魂都皈依了过去,让你成为再忠诚不过的私人信徒;

生,是为他赞美,死,是为他奉献。

想想这一幕,孙成海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这种手段,实在是太可怕了,真实历史上,无论是西方的十字军东征还是东方历史上的黄巾军起义以及太平天国起义,都说明了宗教的力量于世俗之中所能掀起的可怕风暴,好在在现实世界里,群主会限制群员,否则如果赵铸真带着他的那尊鬼面佛去哪个河流里洗个澡讲个经,所掀起的信徒痴迷浪潮,将是无比可怕的,轮子和他相比,都是绝对的小巫见大巫了。

而在另一边,赵铸已经布置下了大蘸,一个高高耸起的台子,四周挂着一张张名黄色的经文横幅,赵铸还特意在这里设置了一个增幅阵法,靠自身的力量去催动。

然后,自己身披一件金丝袈裟端坐正中央,身边渐渐被一万左右喝饱水的士兵给围满了。

袈裟是现成的,大漠里信佛蔚然成风,找一件名贵的袈裟很简单。

既然要装神棍忽悠人,自然得先把一切都准备好,尽量做到尽善尽美。

看到周围人坐得差不多了,赵铸开始说话了,他的声音不是很高,但是却能够很清晰地传入在场将近一万士卒的耳中,甚至可以直抵他们的内心最深处!

毕竟,赵铸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精神师!

“佛说: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蕴炽盛苦。唯有身心放空,方能人离难,难离身,一切灾殃化为尘。

佛说:这世间,人皆有欲,有欲故有求,求不得故生诸多烦恼,烦恼无以排遣故有心结,人就陷入“无明”状态中,从而造下种种惑业。

佛说:放下红尘之事得人间大道!好淬炼舍利子得正菩提!浑忘世间一切烦恼。风声,雨声,一世的相思。涅磐,顿悟,一世的禅锋。

……”

台下士兵听得如痴如醉,看着台上赵铸的目光宛若神灵,流露出一种真诚的信仰,等得赵铸说了一声“散了吧”。

台下万人一起躬身跪拜三次,而后缓缓起身,静静地离去,不复一开始乱糟糟过来时的情景。

赵铸长舒一口气,擦了擦自己额前的汗水,后背,也已经被汗水打湿,这样子的大蘸,还要在两天内开四次,这固然很累,却是值得的。

因为两天后,赵铸将收获四万多名只对自己无比忠诚和信奉的虎狼之兵!(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