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刚请托

由于受到陆凯明的阻挠,正式任命文件的下发作了推迟,很多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李志刚发觉后立刻慌了神,感觉不是陆凯明和刘先举原来所说的那么简单,这里面一定是他出了问题。

想到这里,他才感到陆凯明和刘先举来调查他的用意,立刻找他老子商议去了,他老子立刻打电话给江炎,但江炎明确告诉他是陆凯明咬住这件事不放,他也无可奈何,这样一了解才知道事情的一切都是陆凯明搞的,不知他们李家怎么得罪了陆凯明,居然想到用这种办法来对付他们。

思考良久,还是李志刚想出了一个主意,因为他听说陆凯明与赵北方的关系比较好,想通过他来打通与陆凯明的关系,以便让他不再追究这件事。

李志刚的老子听到这个主意,心里虽然不大愿意,因为赵北方与他之间关系很是一般,他能在四蒙成长起来,靠山不是赵东方,而是另外一个四蒙的大佬,只是他现在已经过气了,一直对赵北方不怎么看得惯,现在要找他,他担心赵北方不帮助李志刚解决这事,但是现在也无没有更好的法子可走,必竟江炎都解决不了了,其他人还有谁行呢?

“你去自己去找试一下,如果不行,就不要勉强,我们家不缺钱,对权力看得不是很重!”李志刚的老子李振强说道。

李志刚听了他老子李振强的话之后,便说道:“这个我知道爸爸,赵北方以前因为有事还找过我,我现在我去找他,他应当给我一点面子。”

李志刚在金蒙区,赵北方生意上的事以前还真麻烦过他,所以他现在想着赵北方也应当帮他的忙来办这件事。两人商议好之后,李志刚就去找赵北方了。

赵北方也没有想到李志刚会因为这事来找到他,在此之前他并不了解这里面的内幕,现在才知道正式任命被推迟,这么一说吴其正的任命也被推迟了,想来这件事也怪陆凯明,他为了搞王简,其他人谁也不顾,这样搞下去,岂不是把很多人都得罪了,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但李志刚提出这个要求之后,赵北方也不能任何好处没有就帮他的忙,再说陆凯明的性格很怪,也不一定就会听他的,因此就说道:“李区长,你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办的,我与陆书记的关系不错是事实,但是我也不一定就能让他听我的话啊?我看解铃还须系铃,你自己最好去找他一下。”

想到自己去找他,有些太突兀,李志刚就求道:“这件事就麻烦赵总了,我也想过去找他,但是我与他不怎么熟悉,去见不如不见,还是请赵总帮忙,以后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听了李志刚的话,赵北方想了想说道:“新区那边的地你爸爸开发了不少,能不能让出一两块,也让我赚一笔?”

这话一说,就让李志刚顿时有些哑火,看来赵北方没有好处是不会帮他忙的,而如果要答应他的条件,他需要与李振强商议一下,这可怎么办?

想到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还是权力不容易得,再说他家也不差那几块地,便心里一横说道:“这个好说,我回去和我爸爸说一下就行了,但请赵总一定要帮这个忙!”

赵北方立刻笑了起来道:“那好,我一定会帮你的忙的,以后你就与吴其正搭班子了,我不帮你谁帮你呢?你说是吧?”

李志刚陪着笑道:“那谢谢赵总了,等事成之后,我再请赵总吃饭。”

赵北方大笑道:“请吃饭就不必了,让你老爸兑现诺言就行了!”

李志刚连连答应着,算是与赵北方完成了这个交易,等回去以后和李振强一说,李振强听了之后就大怒首:“他的胃口可真大,这么一点小事就想要我在新区的那块地?”

李志刚就道:“新区那块地到现在还没有拆迁完,工作难度大,以前就有人非议我们家,现在不如让给他,让他去操作去吧,听说他与王简之间不大和睦,现在交给他,以后说不定就会栽大跟头,想吃得多的人,最好说不定还得吐出来,我们现在不吃了,也许以后会更好,你说是吧,爸?”

李志刚这么一说,李振强一下子醒悟过来道:“你说的对,金道龙的那个家伙也在想着那块地,就让他们两人争去吧,他们最好争个头破血流最好!”

李志刚笑道:“爸,你这招厉害,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啊!”

李振强微微一笑道:“就怕他们狼狈为奸,各取所需,那就便宜他们了。”

李志刚不再说话,李振强就定下了这事,让赵北方去说合这事去了。

赵北方接了这个活之后,就想着去和陆凯明说这事,不过他也得想想怎么才能让陆凯明同意,必竟陆凯明也并不是完全同意他所说的话。

想到李志刚要马上调到安民县当县长,与吴其正一起工作,如果让陆凯明认为李志刚会是他的人,那陆凯明自然就不会再去计较这事了,对于陆凯明来说,金钱什么的并不会引起他的兴趣,但如果收拢他的人马,他倒是会感兴趣,所以还是朝着这个思路去做。

想到这里,赵北方专门把陆凯明刘先举约了出来,然后把吴其正也带上,看看到时候和他怎么说。

陆凯明和刘先举两人如约而至,赵北方就和吴其正一起迎接他们,见到吴其正后,陆凯明还有些吃惊,不过吴其正就是笑着上前迎接,他们就进去了包间。

到了酒桌上,赵北方就对陆凯明说道:“陆书记,刘部长,其正的公示期已经到了,可是市委迟迟没有下任命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在议论纷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面不会发生变化吧?”

听到赵北方问到这个事,陆凯明便一脸平静地说道:“怎么,等不及了?常委会已经开过了,任命只是一个手续的事,那么着急干什么?”

赵北方马上笑道:“其正也不是着急,只是随便问一下,如果没有什么事那当然好了。”

陆凯明就坐在那里说道:“要说有事也是有一点事,这主要是被李志刚那个人给耽误了,她的姘头拒不接受调查,而王简却是从中庇护她,这样一来我自然不大满意,所以没有同意下任命文件,而江炎看我不同意李志刚的,便全不同意了,导致其正的任命也被延迟,不过我想这样的压力江炎会硬大,看他会延迟到什么时候!”

一听到是这种情况,赵北方便接话说道:“李志刚这个人因为什么事陆书记对他不满意啊?”

陆凯明看了赵北方一眼说道:“也没有什么不满意,就是他作风上有问题,有人举报他,我不能不管啊,所以就去调查他,没想到他承认了,他的姘头却不承认,我就很生气,所以才不同意任命的。”

赵北方思考了一下说道:“李志刚与其正的关系不错,这次他们到一起搭班子,我觉得是好事啊,如果再派来另一个人去和其正搭班子,我怕会出什么问题,所以还想请陆书记能同意让李志刚去安民县当县长,作风上的问题还想请陆书记简单处理一下就是了!”

没想到赵北方在为李志刚说话,看来李志刚的关系很复杂啊,陆凯明眉头一皱说道:“他不是王简推荐去安民县的吗?”

赵北方便急忙解释道:“这个倒不是,李志刚要当县长,一直是吴旭东帮的忙,后来他一调走,江炎也同意了,王简只是没有反对罢了,他也想让李志刚走开,安插他的人马,其实李志刚与他半点关系也没有,这次他受调查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说不定还是王简安排人举报他的呢!”

听赵北方这么一讲,陆凯明也有些迷糊了,如果是王简让人举报的,那为什么又不让调查黄晶晶?到底是谁在举报李志刚?

“这么说来,王简对李志刚也是不满的?”陆凯明就问道。

赵北方就说道:“我觉得是不满,否则怎么王简一去,李志刚就走了呢?如果喜欢他,应当把他留住才是。”

陆凯明想了想说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明白一些事了,举报者一定是李志刚的竞争者,但不一定是王简授意的,看来金蒙区里面并不平静,你帮我想法找出这样的人来,我就同意让李志刚顺利去安民县去上任!”

听到陆凯明同意李志刚上任,赵北方便笑道:“这个请陆书记放心,我在金蒙区里也有不少朋友,只要一打听就能打听出东西来,只是请陆书记尽快同意其正和李志刚共同上任,免得夜长梦多,其他竞争对手搞事情!”

赵北方说的也是,吴其正现在也急着想上任了,便说道:“陆书记,富二代app软件下载安装刘部长,这件事就麻烦你们了!”

刘先举一直不大同意陆凯明这么做,此时就直接说道:“明哥,我觉得应当同意他们都去上任了,黄晶晶的事可以以后再说!”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