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这话一出,大殿里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赵谌,一个个脸上露出期待之色。便是程咬金跟老秦两人,也都是一脸的复杂之色。

而今,柴绍被困山坳,身后是两万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整整几万人困在山坳,多耽搁一点时间,几万人就多了一重危险。

假如,等不到援军,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赵谌的身分乃是仙人弟子,早在岭南时,就以上千名临时凑起来的部落青壮,生生让谈殿的五千精锐藤甲军,杀的溃不成军。

一战成名,让岭南自此谈虎色变,所以,李靖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赵谌闻言,顿时惊讶的张大嘴,望着大殿里的所有人道:“大将军说笑了,人命关天,这可是面对突厥的几千精锐骑军,让我这个根本不懂军事的人过去,岂不是闹着玩的!”

“老夫也是想过了!”李靖闻言,皱眉说道:“若让长安侯领兵作战,自然是不可能的,但若是由长安侯坐着那个热气球,加上地狱之火,应该是会让突厥人苦不堪言的!”

李靖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武略,说到底,李靖就是一个纯粹的武夫,于军事谋略极为擅长,却在其他方面,有点稍逊他人。

由赵谌乘坐热气球,再由热气球上,往下抛射燃烧弹,这其实并非他刚刚想出来的。而是,自从听到赵谌在岭南施展过一次燃烧弹后,便在脑海里。自动生成的画面。

很恐怖的一副画面,让李靖每每想起,都有种无力的感觉,他甚至私下里。还曾设想过,假如当初赵谌在岭南时,站在大唐的对立面上,让他去面对热气球跟燃烧弹的结合,无论怎么设想,最后都是大唐以惨败收场。

没有另外的可能。所幸,赵谌始终不曾动摇,这是他心底里,佩服赵谌的原因!

热气球?地狱之火?

李靖这话一出,大殿里的人,微微皱了皱眉。下一刻便是齐刷刷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待赵谌的目光,骤然间多了一种诡异!

赵谌听到李靖的话,脸颊的肌肉,禁不住都抽搐了一下,军神可是什么都敢想啊!坐在热气球上,往下扔燃烧弹。那不就是简略版的轰炸机吗?

“大将军的想法,的确叫人佩服!”赵谌哭笑不得的对着李靖拱了拱手,说道:“只可惜,上次热气球长途跋涉,已经有些损坏,此时还在保养当中,所以,怕是要让大将军失望了!”

热气球全凭风黄色软件网页速前进。当初他离开长安时,就在长安的上空,足足飘了好长一会儿,这才顺着东风,出了长安。

而今,朔方一带风月漫天,要让他坐着热气球升空,突厥死没死,他不敢保证,反正他会死的很惨!

这种话,自然不能解释给李二他们听,只好另外编造了一套说辞!

刚刚还兴奋起来的众人,一听赵谌这话,顿时失望的叹了口气。

他们倒是不怀疑赵谌,如果单纯的只是,想去救援柴绍,赵谌说出这样的话,他们还有所怀疑,但那里边还有两万百姓呢!

“那就只能是,让柴将军多坚持一段时间了!”热气球指望不上,李靖也显得有些失落,微微顿了顿,望着李二只好叹道。

“就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杜如晦接过李靖的话,皱眉说道:“几万人困在山坳,单是粮饷的损耗,就不是小数目!”

“让夏绥两州的兵马,想办法携带粮草进入山坳!”李二低头望着地图,猛地一拳砸在地图上,开口说道:“有了粮草,再加上夏绥两州一千多的精兵加入,无论如何,也能坚持到援军赶去!”

“怕是很难进入!”老尉迟恭听到李二这话,皱着眉头盯着地图上说道:“柴将军被困的这处山坳,老臣倒也熟悉,三面环山,放在平时倒还可行!但问题是,如今山上大雪覆盖,恐怕很难翻越!”

“那便直接从突厥人那里,撕开一道口子!”程咬金的目光里,闪过一道厉色,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难!”李靖微微仰着头,轻捋着颔下的胡须叹道:“夏绥两州兵马,不过是百千号人,即便到时有柴将军从中接应,恐怕突破进入,最后也损失惨重!”

“若是,给夏绥两州的兵马,配备上地狱之火呢?”赵谌完全对军事一窍不通,听着几位老将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忍了很久,这才试探着问道。

“地狱之火?”李靖闻言,微微皱了皱眉,旋即点了点头,道:“若是有地狱之火这样的世间杀器,倒也有可能成行!”

“时间来得及吗?”秦叔宝自然知道那汽油的禁忌,运送过程相当麻烦,假如等到将一桶桶的汽油运送过去,恐怕援军都该到达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送东西过去!”赵谌想了想,抬起头望着众人说道:“那便我自己,亲自跑一趟,也未尝不可!”

“此策可行!”房玄龄听到赵谌这话,几乎是不假思索般,立刻对着李二开口说道:“若是由长安侯亲自过去,那便省去了不少的时间!”

切!赵谌听到房玄龄这话,不由得斜眼望着房玄龄,很想看看这位房谋是不是,假公济私。只可惜,老房的神情严肃,丝毫也看不出,有半点假公济私的迹象。

“那便由长安侯亲赴朔方一趟了!”李二听到房玄龄的话,微微皱着眉头,沉吟了少许,这才望着赵谌开口道:“这次前往朔方,长安侯只需将地狱之火交付夏绥军,立刻便离开朔方,朕会派出五百玄甲军。一路护送你去朔方!”

“老臣愿赶赴泾阳,即刻率领泾阳兵马赶去增援!”李二话音落下,赵谌微微躬身一揖,旁边的老尉迟恭。随即单手扶胸,向李二主动请战。

“也好!”李二几乎不做考虑,便点头答应道:“尉迟将军熟悉泾阳兵马,增援的事,便交由尉迟将军!”

随即,李二下旨。赵谌为夏州道行军总管,尉迟恭为泾阳道行军总管,而李靖则为灵州道行军总管,领兵自灵州一线,威胁突厥侧翼。

“朔方之事,关乎几万人性命!”李二颁发了旨意。随后,目光灼灼的望着在场的三位总管,开口说道:“此事,朕便拜托三位爱卿了!”

“末将等定不负陛下所托!”李二话音落下,包括赵谌在内的老尉迟恭和李靖,俱都向着李二,微微躬身一揖。郎声开口。

“小子,切忌不可鲁莽!”刚一离开皇宫,老秦便陪在赵谌身边,千叮咛万嘱咐的说道。

“打仗的事,你不要管,你只管将那地狱之火送到就成!”一旁的程咬金,也跟在赵谌身旁,啰啰嗦嗦的嘱咐道:“剩下的事。就交给那个刘长史,脑袋千万别发热,知道不?”

“知道,明白!”赵谌脚步匆匆的往侯府赶,听着身旁两位老将,有点婆婆妈妈的嘱咐,心里好笑的同时,却也感到一股温馨。

刚一到府上,赵谌将出征的事情一说,整个侯府都乱成了一锅粥,这算是赵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为国征,虽然,只是跑去送几桶汽油。

留在府上的一帮僚人,听到赵谌出征的事,立刻便张罗着准备跟随赵谌一起出发,却被赵谌给拒绝了。

僚人乃真正的南方人,这段时间,即便是在长安,一个个都冻的没地钻,更别说是跑去朔方那样真正的冰天雪地了。

跟僚人们解释了,这次前去,会有皇帝派出的真正五百精锐骑兵护送,安全上不会有问题,一帮僚人这才一脸内疚的打消了跟随赵谌一起去的主意。

侯府里这次带的人,只有石头一个人,这孩子为人机灵,而且是地道的北方人,自然是可以带在身边,方便听他使唤。

回到书房,将手机小心的藏到身上,刚刚穿好锁子甲,门口便由小麦在敲门,还以为是小丫头担心自己呢!

没想到打开门后,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微微喘息着,一张俏脸红扑扑的秦玉颜。

“小谌哥,你要去打仗啊?”秦玉颜出现,自然就少不了秦怀道的身影,这家伙现在已经成了赵谌最不愿意见到的人了。

“别胡说!”赵谌生怕秦玉颜担心,赶紧皱着眉头,对秦怀道解释道:“只不过是送些物资过去,剩下的事,不归我管的!”

“那危险吗?”秦玉颜看样子过来的很急,一张俏脸红扑扑的,说话时还有些气喘,不过,双眸中却是盛满了担忧之色。

“放心吧!”赵谌咧嘴笑道:“能伤我的人,这世上还没出生呢!”

“就会说大话!”秦玉颜明明一脸的担忧之色,可听到赵谌这话,却还是禁不住掩唇一笑,嗔了赵谌一眼,道。

“哦,对了!”秦玉颜这掩唇一笑,顿时让赵谌看的有些一愣,而后,像是忽然记起来什么似的,一脸认真的对秦玉颜说道:“我这里还有件事,需要交给你!”

赵谌说着话,不等秦玉颜反应过来,便转身走进书房。身后的秦玉颜微微愣了愣,立刻便跟在赵谌身后进了屋。

门口的秦怀道和小麦,听到赵谌有事吩咐秦玉颜,两个小大人一样的孩子,立刻便神情凝重的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

“咝~”书房里赵谌的一张脸,使劲的扭曲着,嘴里咝咝抽着冷气,而在他的腰间,秦玉颜的手指拧着一块肉,脸上布满了红霞,一排细碎的银牙,紧咬着红润的唇瓣。(未完待续。。)

ps:感谢卧槽尼玛了隔壁啊大大200币打赏、广州三眼仔大大100币打赏、脑瓜儿大大、淡雨思涵大大一如既往的上努力。飘红打赏,感谢所有投月票、订阅、推荐的大大们,太保鞠躬拜谢!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