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谁?”赵铸的精神力迅速开始扫向了馨予所在的区域,然而,就在此时,主机瞬间被关闭,一切浮现投影出来的资料文件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转而,一道阴影覆盖出来,直接笼罩了这里。

通道内的墙壁开始龟裂,一片片、一面面的龟裂,紧接着,一只只骨瘦如柴的手自墙体内伸出来,随后,是一个个骨瘦如柴的人,他们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一个个看起来颤颤巍巍的,但是身上却显露出了一抹精光,是一种光华内敛的感觉,同时,他们的眉心有着一道纯白的印记,眼眸里也是仿佛有着星辰在流转。

这些,是守护在这里保护机密信息库安全的教廷护卫,此时,他们一个个全部从沉寂之中苏醒过来。

外面,一列列教廷骑士持剑蜂拥而来,人数不下五百人,在上方的天空中,从附近军事基地里开出来的十多架武装直升机也都飞了过来,地面部队也正在井然有序地开赴这里。

手持皇冠的教皇站在后面,身边站着那位之前迎接赵铸的红衣大主教,教皇看起来不再那么木讷寡言,红衣大主教看起来也不再像之前那般随和安然,两个人脸上葫芦里面不卖药千万影片你需要app此时都显露出一抹严肃的表情,甚至,能够感受到一些肃杀的气息。

赵铸的精神力迅速收回,馨予也是迅速站在了赵铸身边,通道内,一个又一个地皮包骨头已经走过来了,他们看似弱不禁风,但是在赵铸看来,就像是一只只炼化好的僵尸,物理攻击能力很强大。

“铸,这是什么意思?”馨予说道,不过,她脸上也倒是没有什么紧张和害怕,经历过多少大场面了,此时的这一切还不至于让她有什么太过明显的情绪波动。

“你之前看到的东西都烙印下来了么?”赵铸这时候也没关心外面的情况,而是直接问馨予对于资料的记忆情况。

馨予目光之中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全部记下来了,你呢,位置坐标记下来了么?”

“记下来了,记了上百个试验基地,都在银河系中,但是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主基地,不过找到其中一个应该就能够顺蔓摸瓜找到主基地了,好了,这次,至少咱们要做的事儿已经做好了,没白来,我这两年,也没算白混。”

赵铸脸上倒是有着一抹轻松的表情,是的,轻松,赵铸为了获得这次机会,在人类GN军队序列里爬了将近两年时间,让一个昔日的强者,混迹在这种世俗游戏内这么久,确实是一种让人很身心疲惫的事情,好在,总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因为一系列的变故导致的连锁反应,本来所预期的时间被大大地缩短了。

至于接下来忽然发生的变故,赵铸还真没多少的担心,事实上,变故只是比赵铸所预想的要早了一点,并且差一点点就坏了自己好事,总而言之,以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所做的事情来说,当自己离开军队的庇护出来后,想要自己死的人,会有太多太多,想对自己出手的人,也会有太多太多,这,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十几个皮包骨头在距离赵铸和馨予将近二十米的距离时,直接快速冲刺过来,速度之快,也着实超出了普通人类的范畴,而且他们的物理攻击能力以及抵御伤害能力也很可怖。

“有点意思,西方的僵尸,你见过么?”赵铸问道。

“肉身强大,灵魂脆弱。”馨予直接说道,显然,在这方面的经验上,馨予也不比赵大少差,甚至,从一定程度可以说,馨予当初的经历,可比赵大少更丰富得多得多。

馨予向前迈出一步,但是赵铸一只手直接放在了馨予的肩膀上,

“我来吧。”

话音刚落,一缕灵火直接从赵铸的身边迸射而出,横扫向了前方的皮包骨头,灵火对于灵魂有着极大的伤害,而这些皮包骨头般的守护者,其实基本上相当于植物人了,灵魂之火只剩下最后的一丝丝摇曳而已。

在灵火霸道的横扫之下,****骨头的冲势不减,但是都一个个地在冲到赵铸和馨予前一米的位置时,化作了青烟直接消融。

到最后,所有的皮包骨头全部都融化掉了,但是却没有什么难闻的臭味,反而是有着一股股地清香溢出,有点像是檀香,吸进鼻腔里,还有点沁人心脾。

“挺好闻的。”馨予笑道。

“确实不错。”赵铸点了点头,然后一只手牵着馨予的手,两个人一起走上了甬道。

知道甬道上面等待着二人的是什么,但是二人也没有多少畏惧和害怕,他们两个人的单体实力,早就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范围,除非是正规军里三层外三层的绞杀,否则,还真的很难出现可以困住或者叫可以杀死他们的局面。

以前低调,是因为想要达到目的而故作掩饰,现在,倒是不需要去做什么掩饰了,赵铸要的,就是MG造神计划的信息,现在信息已经烙印在了自己和馨予的识海之中,目的达成,接下来,就是去找那些基地,想办法,去把里面的人接出来或者是让自己二人,重新回去。

以前,门外的人做梦都想着进门,而门里的赵铸,则是做梦都想出门。

当发现一切都是谎言,一切都是那么荒诞不羁的时候,赵铸的选择,是重新回到那个荒诞不羁的虚拟之中,那对于自己,对于馨予,对于朱建平以及熊志奇来说,都是一种解脱和自由。

现实是什么样子,无所谓了。

当然,赵铸也清楚,事情兴许不会那么简单,死在自己面前的霍惑惑以及她身后牵扯出来的苟泥土,还不知道隐藏在何方的圣西安,出现在虫族阵营之中的波文,如同鬼魅一样的群主,以及那个天界的北院大王,等等的一切人,等等的一切因素,这些东西,赵铸都不想去理会,也不想去考虑,他只想做自己的事情,如果谁阻止,那么,杀掉就好了。

似乎是感知到了赵铸此时心里翻滚的情绪,馨予的手微微用力捏了捏赵铸。

赵铸低下头,看着她。

两人眼神交汇,已经清楚了各自的意思。

甬道外,一列列的骑士已经准备就绪,他们没有骑马,全部是站在地面上,但是身上的那种孔武之力已经彰显出来了。

但是,这些人,在赵铸和馨予面前,还是不太够看。

如果是几百只虫子,赵铸兴许还会觉得有点麻烦,但是几百个人类,差一点成色,真的是差一点成色。

当赵铸站在了甬道外面的那一刻,精神力就直接释放出去,同时,鬼面佛的虚影已经出现在了赵铸的身前。

“阿弥陀佛。”

佛音带着精神力一起宣泄出去,这些教廷骑士都是一心侍奉上帝的虔诚信徒,但是对于宗教对于信仰这类的东西,赵铸似乎更有发言权一些,因为……他是佛。

“去死吧异教徒!”

“下地狱吧,异教徒!”

“代表上帝的意志,洗涤你!”

“…………

………………”

骑士们开始怒吼,开始咆哮,开始挥舞手中的利剑钢刀,但是,赵铸和馨予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因为这些骑士,并不是对他们发动攻击,而是对周围自己人发动着攻击,一个个骑士被自己人给砍翻在地,一时间,这里血肉飞溅,尸横一片。

教皇和红衣大主教一起闭上眼了眼,在祈祷着。

天空中的十几架武装直升机开始压低了高度,并且,一件件武器已经对准了赵铸。

当初,胖子在土伦战争上一双手就摧毁了几十架暗影战机,馨予现在的实力,比当初的胖子,只高不弱,赵铸没让左端带着战舰和士兵跟着自己一起来梵蒂冈,而是让他们直接回去了,因为赵铸清楚,有自己在,有馨予在,那些人想要收拾掉自己,真的缺一副好牙口。

馨予身体舒展,双臂撑开,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粉红色的匹练,像是一道巨大的皮鞭,抽中了一架架直升机,直升机当即在空中爆炸。

火光、爆炸、鲜血、死亡,在神圣的梵蒂冈,奏响了激昂的乐章。

踏着满地的尸体,踏着一路的鲜血,赵铸还是牵着馨予的手,走到了教皇和红衣主教的面前,周围所有尸体在赵铸和馨予经过时,全部化作了枯骨,一滴精血都没留下来,一缕缕灰色的光芒涌入到了馨予体内,同时也有一半多转入进了赵铸体内。

这感觉,赵铸很熟悉,仿佛当初玉簪子还在身边时一样。

“你们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上帝的光辉,会在未来彻底洗涤你们!”教皇一脸神圣地做着祷告。

赵铸笑了,伸手,拍了拍还在喋喋不休的教皇的脸,教皇的脸很嫩,手感不错,这场面,有点怪异,有点滑稽。

“我们是恶魔,但不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是你们,把我们造出来的,哈哈哈哈哈…………”

放肆的笑声在梵蒂冈回响,馨予微微抬头,看着自己男人的眼角,那闪烁出来的晶莹泪光。(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