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轲等人同时听到了外面的喊杀声,他虽然不能使用灵犀一动,但是听力和辨别能力已经恢复到和平常无异,立即确认那声音的来源是那个大型营地,远征军五千将士就聚集在那里,吃饭休息。

吃饭!麦轲脸色“唰”的一下,变成了煞白色!

如果只有杀声,麦轲坚信,就是十倍于己的敌人也奈何不了这五千精锐,但是如果和下毒结合,就很难说了。

而且麦轲几乎是板上钉钉,敌人一定会下毒;不但会下毒,而且可以肯定,不会被发觉!

麦轲已经见识了对手的阴险狠毒,知道不能用常人的观念去判断和对待。

知道现在必须和那些处于危机的远征军弟兄会合,共同努力脱险,麦轲迅速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尤其看到了曾国荃正在那里紧盯着战场,做出随时出手的架势,就有了计较。

他随即命令大牛和另外二个人全部离开他,去冲击敌人的隔离,务必在一分钟之内打断横在面前的封锁线,和其他人会合,他自己则留在后面压阵。

大牛虽然担心麦轲,但是一贯的服从命令,让他没有任何犹豫,带领另外二人,如同猛虎一般,砸向了封锁线,这条封锁线线上都是大内高手,他们的任务就是决不让麦轲逃脱。

因此,大牛的攻击虽然勇猛绝伦,仍然让那些早有准备的大内高手迎头挡住,立刻就爆发了异常激烈的对打。

正在紧密监视战场动态的曾国荃把这种情况尽收眼底,看到麦轲放了单飞,再也没有人保护他,不禁心中一喜!

虽然麦轲到现在还能站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虽然他知道这样下去,麦轲终究还会毙命,生擒敌首的巨大诱惑还是让他按耐不住,嗖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曾钦差要生擒麦轲!

他不但以无比的智慧。制定了这个让敌人全军覆灭的绝妙计策,而且以无上的悍勇生擒敌人首脑!

这个图景让他义无反顾,这让他勇气倍增!

曾国荃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到了麦轲跟前,然后以席卷千军的豪迈,伸手去抓麦轲的脖子!

理想太丰满。现实忒骨感。

手还没有触及标的,就落入了麦轲的手中。

只见麦轲左手轻抬,曾国荃的右手就递给了他,轻轻一挽,整个身体都牵过来,落入了麦轲的掌握。

尤其是递手那个环节。如果让接力赛跑的世界冠军看到,对那异常熟练的衔接技术,也会自叹莫如,恨不得马上拜师为徒。

麦轲当然不会客气,一把这小子抓到手,马上就用右手轻轻拂过他的后背大穴,让他浑身失去动弹的能力。只留下说话的功能,因为麦轲留它有用。

“命令官兵放开通路,立刻!”麦轲冷冷地说,同时按住他的穴道施加压力。

曾国荃突然之间从天堂跌入地狱,整个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转不过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没有弄清楚,因为麦轲的动作太快了,什么迅雷不及掩耳。都远远不能描述其速度,以至于他思想的速度都没有跟上。

麦轲这么一命令他让他给他干活,让曾国荃如何接受?但是这样一来他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原来是和麦轲角色对调了!

这家伙也很光棍,这个时候什么钦差、什么曾国藩的弟弟。什么乡绅子弟,统统不管用,表现得只有是不是具有男子汉的硬气!

只见他脖子一梗,大声喊道:“决不能放过他们!你们别管我的死活,给我狠狠地打,加倍打!”

又对李鸿章说:“李大哥,这里都交给你了!让这些乱臣贼子陪我送死,我曾国荃死而无憾!”

看这家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做派,麦轲也知道靠他直接帮忙时没有指望了,但是他自己不怕死,那是他自己的态度;别人眼里他可是钦差,可不敢和他一样让他死!

如果在他的死上面承担上责任,那么自己也离死不远了!

就连李鸿章这位杀伐果断的一把手,都不敢下命令攻击,不管曾国荃的死活,别人就更不敢了!

所以当麦轲横提曾钦差,当头走向封锁线的时候,那些本来死死挡在那里的大内高手,投鼠忌器,刷的一声,让开了道路!

曾国荃有目可睹,有口可呼,可是喊哑了嗓子,瞪爆了眼球,也还是没有如愿,李鸿章根本就没有下令,其他人根本就没有阻拦,他本来就被麦轲倒提,屈辱异常,现在亲眼所见,他的忍辱负重,半点效果没有,一口气没倒过来,干脆晕了过去。

等到麦轲等人利用曾大挡箭牌到了远征军营地,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所有人,包括麦轲!

这里简直成了屠杀场、死人堆!

麦轲可以看到,石达开依然在营门口浴血奋战,努力冲出来;但是敌人在那里设置了重兵,层层封锁,根本就冲不出来!

于此同时,营房四面的高地,都站满了敌兵,正在对下面的远征军将士不断地开弓放箭!

麦轲大吼一声,把曾国荃举在身前,向营地门口冲去,见到有人阻拦,就来一句:“你们要杀钦差吗?”

这是李鸿章等人也跟了出来,见到麦轲还是这招,虽然简单,却没有办法破除,又不能把曾国荃至于险地,只好下令:“把营门让开!,放他们进去!”

封锁营门的统领是向荣的部下,见向荣也在,看他微微点头,当下下令自己的士兵撤到一边,给麦轲让开营门的通道。

麦轲一看,大喝一声:“占领出口两厢!六哥你们冲出来!”

李鸿章一看傻了眼,这个家伙怎么不按规定打牌,这样做不是乱了套了吗?

但是看这那些冲出大营的洪流,看重牢牢把住出口的麦轲,他就不再纠缠这里,去调整下一步行动了。

石达开这时来到麦轲面前,悲愤交加地告诉他:“这满清朝廷太狠毒!弟兄们所剩无几了!有一半弟兄被毒死,剩下的一半被乱箭穿身而亡;只剩下一千二百多人,还多数带伤!”

就在这时,麦轲等人又听到一声悲呼:“麦轲快来!马大哥不行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性福宝视频阅读。)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