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二更送上,求订阅、月票、推荐票】

莉莉丝、九阴、希尔芙、玄冥四人对抗巫筮与羽嘉两个人,可以说局面大好,毕竟从原本的六位主宰对手变成了二位主宰对手,同时有一位主宰反转。

但是巫筮从始至现在精神都没有动摇过,仍然一副平静的姿态,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作为活了最久的主宰之人,巫筮拥有着很多人都无法知晓的渊博知识,一手助推了主宰界建立的人,他所掌握的情况恐怕比起冰皇蛾还要多的多。

战斗在加剧着,终于希尔芙的意志被巫筮分裂到极限,无法保持形体的存在,化成元素消散开来。

莉莉丝与九阴在羽嘉的攻击之下死亡了一次又一次,两个人即使拥有着不复活的力量,但是还有有着极限的,没有什么是可以永远不灭的,在羽嘉的攻击之下,她们迟早会步上希尔芙的后尘。

玄冥守护着夏朵露的安全,无法影响战场。

最终变成了巫筮与羽嘉对抗九阴与莉莉丝。

“你们两个都是被伏羲舍弃之人吧?这么为其拼命值得么?你们无疑比撒旦和姬轩辕优秀很多,只要你们协助我,将来,宇宙再开辟,你们二人就是魔族与妖族的主宰了!”

巫筮也感觉莉莉丝与九阴两个人很麻烦,虽然他的力量强大,但是九阴与莉莉丝都是先天灵魂,她们复生的能力基于先天灵魂,因此他的力量强不代表能够克制她们的力量。

虽然拥有着一只更强的王牌,但是他也不想风雨辰与冰蝶二人衍化到极致,准备王牌只是不得以时才使用的。

“舍弃是什么?伏羲是我的玩伴而已,男女关系能够左右我们?妾身倒是情愿给伏羲做女人,但是仅仅如此就太没意思了,这个世界有着比之男女之情更加闪耀的友情呢,能够遇到伏羲这样的人,妾身此生无憾了!”

莉莉丝又回忆起过去。

“我变强的目的就是与伏羲一起并肩战斗,是他让我变成了风化绝代的九阴,是他让九阴有了现在的强大,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怎么可能放手?如此因此而牺牲的话,我想伏羲一定为我难过,如果他能够为我难过的话,我就更加幸福了,不,他一定会为我难过的!!”

九阴自信满满。

“你们两个都是不断复生之人,经历了一世又一世,你们并非是最早的莉莉丝与九阴了,伏羲也不是最早的伏羲,伏羲现在的名字都改变了,你们还会坚持当年可笑的回忆?”

巫筮不懂。

“纵然轮回千百世,君我仍然忆当初。这是莉莉丝的宿命,知道么?在无限的世界中,现在的莉莉丝爱上现在了现在的伏羲了!我和雨辰可是有着一段难舍的回忆呢,我是为了过去与现在的我而战,也是为了过去的伏羲与现在的雨辰而战,所以双倍的力量——

莉莉丝魔女所向无敌!!”

莉莉丝嘴角微笑。

“作为你这种无情无义之人,怎么能够理解了九阴与伏羲之间的感情,当年伏羲并没有舍弃我,只是不想要将九阴牵涉到危险的局面,真是个温柔的人呢,九阴与莉莉丝不一样,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九阴的本体灵魂,我可是一直没有变,我是最早的九阴,伏羲想要完成的未来,九阴愿望倾献灵魂之力!

九阴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九阴在死后可以追上伏羲的脚步,那个时候伏羲一定会拥有九阴的,伏羲定会为九阴流泪,然后与九阴牵手并肩前行,还有着女娲,还有着所有同伴们……

帝江等等……

当年的所有人全部是伏羲的倾慕者,我们全部在等待着伏羲归来,因为只有伏羲才能够带领我们开创一个繁华的时代,遇上伏羲,九阴整个世界都在雀跃着!!

因为,他是我挚爱的人。”

九阴热泪盈眶,终于快要追上伏羲的脚步了,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跟伏羲告白!!

“啊呀,真是令人羡慕呢,莉莉丝和九阴,你们真得是很棒呢,灵魂在发光呢,不过,就是这样,杀掉你们才让我痛快呢,我就成全你们吧,看你们的样子也快结束了吧?”

羽嘉和巫筮对视一眼开始全力毁灭九阴与莉莉丝。

就在这一刻,突然一股力量将九阴与莉莉丝保护起来,从蝶翼之中飞出一道光芒,化成了一个与风雨辰相似的人,但是却更加俊美英武的男子。

“伏羲!你竟然还有着意识!”

巫筮顿时颤抖起来,纵然他感觉自己强大无比,但是仍然害怕伏羲,当年的伏羲没有哪个主宰不害怕的,繁荣的主宰界可是伏羲一手创建的,当年伏羲的时代是什么样子呢,一呼百应,伏羲只要一张嘴,就算是主宰们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后裔跟随伏羲驰骋。

伏羲所至之地,人们只知伏羲不知主宰。

伏羲不仅仅实力强大,而且做了很多善举,兴修水利、创造文字、制定法律等等,同时其为人不拘一格,难以捉摸,总是给人新奇的印象,和他在一起的那些人都觉得人生很快乐,尤其是伏羲到一处逢人就先战一场,然后相互指导,再喝酒畅谈人生……

同时伏羲在战场之上简直是战神,当年征战巫族,便把巫筮打个半死,虽然伏羲自己也半死不活,伏羲战斗的特点有一个,只胜不败,无论是什么样的对手,对方不承认失败就不停手,自从那一役后,巫筮就开始韬光养晦了……

葡萄视屏 “哟,巫筮老哥,近来安好啊?”

伏羲挡在九阴与莉莉丝的身前,虽然仅仅是一丝意识却也豪迈无双。

“也只有你这样称呼我了,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仍然这么想么?”

巫筮不禁退后一步。

“自然,老哥是唯一一个差点把我逼到绝境的对手,计谋策略什么都无所谓,仅仅是酣畅的战斗就可以称兄道弟了,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在乎正邪之人,你老哥怎么做我不会干涉,只会支持你的想法,但是我也可以有我的想法。

兄弟之间各执己见在战场之上生死相见不是很痛快么?

哈哈,倒是老哥现在没有当年的霸气了!

我也不能够全力和老哥一战了!”

伏羲爽朗的点头。(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