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温恰到好处,整个人侵泡在温暖的水里,外面是三九的严寒,屋内火炉里是熊熊燃烧的炉火,若是泡在这热水里,旁边再有一杯葡萄酒,手上再有一支香烟,那简直就是这冬日里最奢华的享受了。

只是,很可惜的是,此时的赵谌却无法享受这样的待遇,桶里的热水已经换了三次,好好的一整块香皂,也已经被用去了三分之一,然而,赵谌却还是觉得,身上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道,让他的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使他恨不得让水温再升高一点。

“还是多撒点香水吧!”知道这是心理作用在作崇,即便再换几桶水也是于事无补,赵谌只得从桶里出来,将身体擦干了,冲着一旁一直默不作声,伺候他的襄城说道。

“哦!”听到赵谌的吩咐,一旁的襄城轻‘哦’了一声,转身飞快的取来一瓶香水,不要钱似得朝着赵谌的身体撒去,至于为什么,自始至终,襄城都没问过一句。

聪明的女人,这时候都不会去寻根追底的,自家男人这几天一直都阴沉着脸,今早上身体才刚刚好了些,便带着狗子几人离开,回来时,便嚷嚷着要洗澡,一副身上有什么东西洗不干净的样子,襄城便是再笨,也该猜出自家男人出门一趟干了些什么。

襄城一向觉得自己还不算笨,所以,自家男人不说话,她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只管精心伺候着便是了!

“小麦今日好些了吗?”待到襄城给穿好了衣袍,赵谌这才微微的叹口气,点燃了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一口,让鼻端里尽量充斥着尼古丁的味道,望着襄城一张被屋里热气给熏得红扑扑的脸,问道。

小麦的性命是无忧的,有老道这个活神仙在,将小麦的命从阎王爷的手里抢回来,一点都不成问题,性命被保住了,剩下的就全都靠赵谌的时空手机了,一些从没有出现过的药物,这几天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了小麦的床榻前,这些药物曾几何时,让赵谌见了都唉声叹气,但现在却跟糖豆似得摆在小麦的床榻前。

天价的药物,自然有着非同一般的疗效,小麦从刚开始的命若游丝,到如今的气色红润,疗效几乎是每时每刻的变化,老道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的,知道是赵谌又拿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丹药,难为的老道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几次将要装进口袋,又叹息着放回了原处。

“今早夫君离开时,小麦醒了一次,凝儿喂了些米粥,又睡了。。”原本在哪里收拾赵谌换下来的衣袍,听到赵谌询问小麦的事情,襄城赶紧停下手里的活儿,目光中带着一点兴奋的冲着赵谌说道。

侯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小麦对于自家侯爷的重要性,当初自家侯爷初来长安,一无所有的时候,就是小麦跟着侯爷,后来侯爷气走岭南,又是小麦不远万里的追随而去,有了这样因素,小麦在自家侯爷心理的地位可见一斑了。

对于这一点,襄城当然也是一清二楚的!

“既然醒了,那便好!”听到小麦醒来的消息,赵谌心里悬起的一块大石,总算安稳放了回去,这几天小麦的事让他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今早上的血腥审讯,不可排除的原因,自然也有小麦的因素在里面,否则,此时也就不会弄得洗几遍澡的事情了。

“小麦吉人自有天佑,当然是没事的!”眼见阴沉了许多天的赵谌,在这一刻听到小麦苏醒的消息,脸上总算展露出来的笑意时,襄城也不禁暗中松了一口气,冲着赵谌状似无意的说道:“玉颜这几日还说了,小麦此番醒来,便就是咱们侯府的人了呢!”

“废话,你家夫君也从来没当小麦是外人啊!”小麦醒来的消息,使得赵谌的心情大好,也没去计较襄城话语里的怪异,冲着襄城没好气的说完,便起身直奔小麦的屋子,徒留下身后翻着白眼的襄城。

小麦的屋子里异常的安静,赵谌进去时,屋子里只有秦玉颜一人,大约也是刚刚进来,看到赵谌进来,秦玉颜刚想开口,看到赵谌冲她摆手,便只好又坐了回去。

“怎么样了?”小麦还在昏睡,不过呼吸均匀,脸色也比昨日要红润了许多,想来已经是没有大碍了,等到从卧房出来,赵谌这才小声冲着秦玉颜问道。

“相公放心吧,小麦已经没事了,今早上凝儿还喂了些米粥呢!”从小麦的卧房出来,夫妻两人也没离开小麦的屋子,顺势围坐在外室的火炉边,小声的说起话。

“没事,那自然是万事俱安!”坐在火炉边,将秦玉颜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地拍打着,冲着秦玉颜微微一笑,感叹着说道:“小麦这丫头命苦,跟了我这么多年,若是这次有个三长两短的,恐怕今后相公我会愧疚难安的!”

“相公的心思,妾身那里还有不明白的呢!”家里的三个女人,就只有秦玉颜最能了解赵谌的心事,此时听到赵谌的这话,秦玉颜的眼眶顿时微微泛红,反手将赵谌的手握住,轻轻抽了一下鼻子,抬起头认真的望着赵谌说道:“相公,妾身打算这次等小麦养好了身体,便让相公纳了小麦。。。”

“。。这算什么?”听到秦玉颜的话,赵谌整个人顿时一愣,脑海里突然想起刚刚襄城的话,顿时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目光愣愣的望着秦玉颜,一时有些语塞的道。

平心而论,秦玉颜这话若是放在小麦出事前,赵谌还可以能够接受,但现在,小麦刚刚为他挨了一刀,突然之间,就要让他纳小麦为妾,这话怎么听怎么都觉的像是他侯爵赏赐给小麦的恩惠,一条命就换回一个妾的身份,这让赵谌打心底里有些抗拒。

然而,偏偏说这话的人乃是秦玉颜,对于秦玉颜,赵谌心里即便再有多大的不快,也是丝毫展128877茄子最新露不出来!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妾身的不是!”最了解赵谌的依旧对秦玉颜,此时即便赵谌不说话,秦玉颜也能明白赵谌心里的忌讳,看到赵谌突然沉默不语,秦玉颜顿时面露愧疚的说道:“小麦对相公的心思,妾身其实早都明白,可妾身长久以来,就是假装看不出来。。”

“可那晚小麦不顾性命的护住相公,差点连命都没了,这几日妾身每每想起,便心怀愧疚。。。”看到赵谌想说话,秦玉颜顿时冲着赵谌苦笑一声,不等赵谌开口,便又抢先开口道:“所以,这几日妾身就想,只要小麦这次没事,无论如何,妾身都不会再辜负小麦的心思了!”

“这是两码事情!”秦玉颜眼里的愧疚是显而易见的,此时说出的话,当然也是发自肺腑的,其实,不光是秦玉颜看出了小麦对他的心思,他又何尝看不出来,小麦这几年对他一言一行中,展露出来的女儿心思呢,但,就如赵谌考虑的那样,此时此刻,再谈论这件事,委实是有点不合时宜。

“相公心里顾虑的,妾身当然也明白!”赵谌所顾虑的秦玉颜自然看得出来,闻言后,微微停顿了一下,复又望着赵谌说道:“可是,相公也要顾虑一下小麦的心思啊,小麦愿拿命护得相公周全,若是相公辜负了小麦的心思,那小麦又会作何感想呢?”

赵谌的观念里,还残存着后世的影子,但此刻被秦玉颜一句话戳中,顿时便变得哑口无言起来,平心而论,一个对自己心存爱慕的女孩儿,在关键时刻,愿意拿命换你周全,这要放在后世,那是要被万千青年男女们敬仰的。

“但就算如此,也要等到小麦彻底康复,亲自征得小麦允诺吧!”心里原本的顾虑,被秦玉颜一句话就给打消了,只不过考虑到其他,赵谌脸上却还是装出一副犹豫的样子,冲着秦玉颜沉吟着说道。

“相公既然答应,小麦那里妾身自会去说的。。”眼见赵谌脸上还有一丝犹豫的样子,秦玉颜生怕赵谌又犯了顾虑,冲着赵谌说道:“相公可别忘了,小麦如今也已经不小了啊!”

“行吧,这事儿若你们没意见,那就等小麦康复吧!”秦玉颜说话时,赵谌分明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不用想便也能猜得到,定然是尾随而来的襄城了,想想此刻跟秦玉颜的对话,一旦襄城参与进来的后果,赵谌顿时便有种溜之大吉的冲动。

跟秦玉颜麻利的交待了一句,赶在襄城进门前,赵谌便起身向着门外走去,临出门时,目光下意识的朝着小麦的卧房望了一眼,结果,就在赵谌目光望去时,恰好,躺在床榻上的小麦,此时也双目张开,怔怔的望着屋外,与赵谌望去的目光碰了个正着。

“。。。”看到小麦醒来,赵谌原本要出去的人,立刻便停了下来,刚刚才要开口,然而,却没料到的是,还没等他开口,方才还跟他四目相对的小麦,突然间飞快的闭上了眼睛,只可惜,眼睛虽然闭上了,那不安转动的眼珠却还是出卖了小麦的状态,显然,刚刚赵谌跟秦玉颜的对话,小麦都听得一清二楚。

明白此时小麦处于女儿家的窘态,赵谌也不打算戳穿了,无声的冲着卧房笑笑,抬步便向着屋外走去,只是刚刚出去,迎面便撞上了尾随前来的襄城跟姬凝儿两人。

“玉颜都跟夫君说了吧?”

“说什么?”

“说什么夫君还不明白吗?”

“到底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还有要紧事呢!”

“。。切!”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