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简发火

今日三更,分别是早上,中午十二点多,晚上七点多。

掌声响过之后,又有人向他说道:“王书记,学校里的老师还在外面办辅导班,我的孩子交钱才能上,要是不交钱,该教的课程在课堂里就不教了,孩子一考试也考不过去,一年下来得花好几万块钱,请问王书记这种事您管不管?”

听了这名家长的问话,王简平静地说道:“教育的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绝不能让学校这块圣洁的地方变得满是铜臭的味道,请你们放心,这种情况我们也会马上处理!”

听了王简铿锵有力的话,家长们有些振奋了,应当说这种反映过很多次了,但是从来没有起到过什么效果,看来不是因为这件事不重要,而是因为这件事县委书记不知道,如果早知道也许早解决了。

“王书记,我们相信你,三天以后我们再来找您,您还能见我们吗?”有一个家长又大声地问道。

王简马上说道:“三天以后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同时如果我本人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可以见你们,你们就放心吧!”

大家听了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杜子亮一看还是王简说话有力度,几句话就把事情给解决了,而自己在这里说了半天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看到大家都感觉满意了,他就急忙说道:“刚才王书记的话都听见了,三天以后再听答复,现在你们就回去吧,王书记的工作很忙,还有其他的事情,你们不要再呆在这里了,回去吧!”

杜子亮想让学生家长们及时地离去,怕王简的事情多,耽误了他的事情,听到他的话之后,一名学生家长说道:“那我们就回去了,临走之前,我们想和王书记握一个手!”

听到这个要求,王简笑了起来说道:“好,我与你们一个个握手,送你们回去。”

其他家长听了也笑了起来,感觉王简真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领导,一点领导的架子也没有,其实他们不知道王简的架子是要看情况摆的,在群众面前他是不会摆架子的,但是在下属面前他还是要摆一摆的,要不然别人以为他才是下属呢。

王简便与他们一一进行握手,家长们很开心地与他握了手之后才离去,在回去的路上,有的家长还说道:“什么时候我的孩子也能当上县委书记就好了,看他的样子不会超过三十岁!”

另一个家长就笑道:“你做梦吧,想当县委书记?恐怕老祖宗的坟上还没有冒烟呢,我们只希望老师们能教好孩子,考上个大学,找一个好工作就行了,还想着当官,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那个家长就不同意了说道:“你们家的孩子志向就是那么低,我们家孩子从小算过命,长大一定是当官的料,我看我们家孩子就和那个县委书记长得差不多,长大了别说是县委书记就是市委书记省委书记也是不一定,现在我最担心老师把我们家孩子教不好,将来考不上大学,连一个公务员也考不上那就完了!”

听到他这样说话,其他人就哄堂大笑起来道:“我说老刘,你儿子要是能当上省委书记,别忘了把我们家孩子也提拔上去啊,我们也不要求太高,就是当个县委书记就行,省委书记安排个县委书记应当没有问题吧,我看今天的王书记那就是很威风,几句话就把事情解决了,说话干脆利落,想处理谁就能处理谁,估计那学校的校长老师什么的要倒霉了!”

这话说得大家都点着头,富二代国际版而那个说自己儿子能当省委书记的人却是讪讪地笑着,感觉自己把牛吹大了,但话一说出口不好收回了。

不过还是有人提出质疑,说道:“人家都说官官相护,难道他真能把那校长的职务给免了?如果我们家有亲戚当大官,跟他打声招呼那肯定能马上解决了,连三天也不用!”

别人听了马上说道:“老张你那话就是没用的话,你家要是有亲戚当大官,你还呆在这个地方?你儿子还能在这里上学?哪个老师敢向你儿子要礼物?说那些都没有用,我们还是老实回去等着,希望王书记帮我们把事情解决了!”

说了半天,这句话才是实在,大家听了之后也不再说什么,直接回家去了。

王简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楚玉芳才带着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人来到,这两个人接到楚玉芳的电话之后才赶了过来,他们没想到王简会知道这件事,而且还亲自处理这件事了。因此楚玉芳对他们说要去找王简的时候,他们的心里就有些紧张,心里头不禁暗骂杜子亮把他们给卖了。

楚玉芳的心情也是不太好,当时是主动要求王简给她调整分工,分管文教卫生的,结果弄出了这样的事情,王简肯定会批评她,现在王简把她找来不知道会怎么处理这件事,而马得光和郑忠仁两个人有直接的责任,也不知道王简会不会处理他们。

一见到马得光两人,楚玉芳的脸就拉了下来,但是她年轻,虽然是副县长,却不是一定能让两人服服帖帖,当时也只不过听从吴其正的话才同意提拔马得光当教育局长的,马得光与吴其正有着很好的关系,要不然他也不会从一个乡镇的小乡长进了城当上教育局长,而郑忠仁更是资格老,在他面前楚玉芳也不好说什么。

因此楚玉芳只是脸色难看,但是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对他们两人说道:“王书记找我们,我们一起去吧!”

两个人自知这件事可能有麻烦了,也是不说话,跟着楚玉芳来到王简的办公室。

此时,王简刚刚回到办公室,看到他们三人来到,也不让座,楚玉芳见到后说道:“王书记,您找我们?”

王简看了看楚玉芳对她说道:“你坐下吧。”

楚玉芳想了一想,没坐下去,而王简根本就没有让马得光和郑忠仁坐下,所以两人当然也是不敢坐下,就站在那里,马得光嘴巴动了一动,说道:“王书记,我们听说学生家长来闹事,就过来了,有什么指示请指示!”

没听到他这句话,王简还真不知从何说起,听了马得光的话之后,立刻站起来大怒道:“闹事?你们也知道学生家长来闹事?你们两个一个管教育,一个从事教育,你们对教育的重要性要理解的比我深,可是你们现在搞的是什么教育?提前让学生接触社会学会怎么送礼?提前让学生学习什么是市场经济?老师不好好地教课去办辅导班,国家三令五申,你们不知道吗?全国上下都在转变作风,实行各种禁令你们不知道吗?学生一没有收入,二还是相当纯洁,学校里老师就想着怎么让学生们送礼?以前有过这种事情吗?你们作为监管者和管理者,有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有没有知道后坚决进行制止?你们跟我说说,我倒是想知道你们是如何搞教育的!”

王简声色俱厉地向马得光和郑忠仁发了一通火,虽然说是朝着他们两人发的,但是楚玉芳在旁边听了也不自在,必竟她也是管教育的,只不过是分管而已,直接责任还是在马得光和郑忠仁身上。

马得光被王简发的这一通火吓怕了,不敢再说话,郑忠仁却开始说道:“现在老师的待遇很低,办辅导班有时候也是迫不得已,我在学校里讲过多次了,但他们根本不听,我也没有办法!”

听到郑忠仁还在这里辩解,王简马上指着他的头皮说道:“你也是老校长了,居然在这里说这种话,我问问你,十年前的老师待遇低不低?有没有这种情况?现在的老师待遇有多低你倒是跟我说说,我是县委书记工资是多少,你是校长,你的工资比我高不高?你一年有几个月的假期?我和楚县长有多少?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个低法,怎么个才是不低,现在外面有大批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想去当老师,能随随便便地就去得了吗?工资待遇是一回事,工作态度又是一回事,工作态度不好的人,就是给他一个月十万也干不好工作,工作态度好的人,就是不给他工资他也能把事情做好,这就是敬业的问题,是遵守规定的问题,何况现在的老师工资完全就是按照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工资来定的,而且已经略高于他们了,还在抱怨待遇低,还在不好好想着如何做好教育事业,却开始想着法子从学生身上赚钱了,你们扪心自问,你们该不该这样做?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是希望得到一个良好的教育,你们却把学生当成赚钱的机器,搞得学生家长来上访,你们的职责到哪里去了?良心到哪里去了?现在义务教育不收费了,老百姓刚刚高兴没几天,你们就搞这一出,上辅导班的费用比交学费还要高,国家的政策就这样被你们给吃去了?马得光,你是教育局长,负有查处这种行为的责任,你为什么没有及时制止?老郑,你是校长居然站在他们的立场上为他们辩解,你是不是很想让这样的行为继续下去?很想让公立的学校变成部分老师赚钱的工具?你们两个给我好好的反省,我现在和楚县长说说话,你们出去吧!”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