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表扬

白水清在王简和乔民两人走了以后,脸上又变了下来,高谷远看在眼里也没有说话,直接上床休息去了,留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在考虑着这事。

他真没有想到两个学员里职级最低的人会当上支委和班委,而且还被郑来中赋予了很大的权限,简直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这一方面说明郑来中对这一批次的学员非常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他在郑来中的眼里并没有多么重要,邵副总理恐怕也不会让他多感冒,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爱民同志对他非常信任,今后他会唯爱民同志马首是瞻的。否则他不会在张进德让他和高谷远两人当上支委和班委之后还将他们换掉,让王简和乔民这两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来担任。

看来他在这里还真不能搞什么特殊了,虽然说郑来中现在不能将他怎么样,因为有邵副总理在那里摆着,但是如果他离开邵副总理了呢,郑来中会不会对他有意见,而在爱民同志身边再吹吹风?那样的话他的前途就有些危险了,不能不提前考虑到这些内容啊。

这是一个方面,白水清考虑的另一个方面是,王简和乔民两个人居然能真把大家管起来,尤其是王简敢直接向自己提出要求,让自己服从他的管理,这让了确是感到震撼了。即使是他和高谷远来当这个支委和班委,他们又会撇开面子去要求大家遵守纪律不?必竟来这里的都是领导干部,以后谁不用着谁啊,一旦得罪了,见面就不好说话了,而王简居然就不怕这些事,可见其性格之强硬,做事之坚决,无所顾忌,这样的人才是成大器之人,而他们则不过就是在官场混混罢了,还真想做出什么大的业绩来?

考虑完这些事情,白水清专门走出宿舍给陆凯明挂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王简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他现在也想帮助他对付王简,但是恐怕无济于事啊,因为王简当上支委和班委后,还真做成事了。

陆凯明也没有想到王简当上了所谓的支部书记,居然能管到白水清的头上,而白水清看样子还不得不服从他的管理,这官大一级压死人啊,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他也没法强求白水清做什么了。

“白哥,这件事真是委屈你了,如果不好对付你就别管了,他在那里学习,学完后还是要回来的,让我来对付他。”陆凯明向白水清说道,他现在在四蒙走不开,也不能让白水清勉强。

白水清说道:“这个我知道了,有机会我还会想法收拾他的,我看这个王简很不简单,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陆凯明想了想说道:“是有点来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有我在,就是来头再大也没有关系。”

白水清听了之后觉得也是,有陆凯明在他真不用担心什么,反正有陆凯明这个公子哥来担着,想到这里就没有再多问。

第二天,白水清果真按时去上课了,他一来,其他人没有不来的,整个课堂无一个旷课的,看到学员都来齐了,教课的老师都很高兴,讲起来也很有劲头,下课之后就去张进德那里去说了这事,张进德一听也是纳了闷,难道这些学员突然都变得很自觉了?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大家都只所以来上课,是因为王简和乔民两个人去做足了工作,说服了大家,大家才会按时来上课的,而且更让他惊奇的是白水清也来了,王简也把他给说服了,这样的话让他彻底有些叹服了,如果郑来中知道了,一定会表扬他们,现在应当趁着这个机会向郑来中表功一下,也让他在郑来中面前露一下脸。

张进德就去找郑来中,把学员守纪律的情况向他说了一说,郑来中听了之后连连点头,表示很高兴,张进德看到后当然也是很自豪,把功劳全弄到他头上了。

“进德啊,这说明我用王简和乔民那两个人当支委和班委是正确的,对其他学员是一种压力,这样子很好,很有效果。”张进德虽然想向郑来中表功,但是郑来中却是认为是自己当初用王简和乔民两个人用得好,张进德听了也只好连连附和着,他胆子再大也不敢与郑来中争功啊。

“你把他们两个叫过来,我要亲自与他们再谈谈话。”郑来中在与张进德说完之后吩咐道。

没想到郑来中会提出这种要求,他担心王简来了之后会把情况向郑来中汇报,那他虚报功劳的事就穿帮了,所以就有些迟疑,郑来中马上命令道:“怎么了,还不快去!”

张进德只好去找王简和乔民两个,王简和乔民两个不知道是什么事,就来到了郑来中的办公室。

郑来中看到他们来了到了,和美女视频app霭地说道:“小王,小乔,你们两个坐吧。”

郑来中的级别是正部级干部,在王简和乔民两人面前那绝对是天,所以喊他们小王和小乔那是很正当的,王简和乔民听了也没有感到什么不舒服。

“谢谢郑校长。”王简和乔民两个人表示感谢道。

两个人说完之后就坐了下来,郑来中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两人当了支委和班委做了哪些工作,有没有把大家的纪律管起来?”

听了郑来中的话,王简和乔民相互看了一眼,就抬起头来说道:“报告郑校长,我们两个上任以后,做了一些工作,主要还是让大家能自觉地上课学习,遵守学校的纪律,到现在大家都能按时上下课了。”

这些事张进德都报告过了,所以郑来中就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张教务长也向我汇报了,这里面也有你们的功劳,以后可是要再接再厉,一定要敢于去管,不要事事需要张教务长出面明白吗?”

王简一听愣了,他们何时让张进德出过面?心里这么一怔,郑来中看在眼里,问道:“怎么了,你们不同意?”

王简忙说道:“不是这个意思郑校长,我们是不敢麻烦张教务长的,而且张教务长还专门找我们谈过话,让我们不要多搞事端,好好搞好自己的学习就行了。”

“你们说什么?他专门找你们谈了话?”郑来中顿时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张进德会与他的要求背道而驰,这么说来现在来向他汇报这事,也是有些水分的了。

“是的,我们刚刚上任那天就这么说了,但我们觉得还是要听郑校长您的要求,把学员的纪律管好,所以我们就做了一些工作。”王简实事求是地对郑来中说道。

搞了半天是这样一种情况,郑来中算是明白了,张进德根本就没有跟他一心,暗中做着一些反面的工作,而学员现在的纪律只所以好转,那是王简和乔民两人一起工作的结果,与张进德根本没有关系。

“你们是怎么做工作的?”郑来中不禁问道。

王简就把所做的工作简单地向郑来中汇报了一下,郑来中听完之后不禁多向王简看了几眼,说道:“小王,你做的对,做得很好啊,对于白水清这种自视很特殊的人,就是要敢于斗争,而事实说明,只要敢于斗争,一些不遵守纪律规则的人就要败下阵来,这也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邪不压正,你们两人做得很好,我完全支持你们这样做,你们一定要继续把班上的纪律管好,不辜负爱民同志对你们的期望,知道不知道?”

听到郑来中说到这么高的一个高度,王简也有些激动了,爱民同志对他们有如此高的期望,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抓住时间把这次青干班搞好?

“郑校长,我们知道了,绝不辜负首长对我们的期望。”王简和乔民两人连忙说道。

郑来中笑了起来,说道:“好了,你们回去吧,注意我今天和你们说的话不要和别人说,以后我与你们的谈话也不要和别人说懂不懂?”

郑来中搞得有些神神密密的,王简和乔民两个人觉得是不是大领导都是这样要求的,心里只是这么一想嘴上却是说道:“我们听从郑校长吩咐。”

郑来中又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你们回去吧。”

王简和乔民两个人就走了,郑来中端坐在那里,略微沉思了一下,就记下了一些内容,这是他的工作习惯,和人谈话,必定是要记录一下的,今天的事情让他很是不大高兴,张进德居然在中间糊弄他,他到底要不要把他叫过来批评一顿?

走出郑来中的办公室,来到一个僻静处,乔民急速地跟上王简的脚步,说道:“王简,看来张进德今天是让我们给下了一手,郑来中一定很生气了。”

王简笑了一下道:“张进德本来就是跟郑来中不是一条心的人,郑来中肯定也知道,而我们不过是实事求是地跟他汇报罢了,这是两条道路的斗争,我们要站稳立场才行。”

在这方面还是王简有经验,乔民只有服从的份了,便说道:“那是,我们还是要坚决站在郑来中一边嘛!”

“呵呵,干嘛说得那么直接!”王简不禁笑了起来。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