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上到一半,铁渣差点睡着了。前面还能听得进去,后面就完全听不懂了。老师讲课的时候喜欢掺杂贵族语,他本来就已经听得很吃力了,还时不时冒出一两个陌生词汇。他是越听越糊涂,越听越困倦……

想找个人问问,可抬眼望去,全都是陌生人,没有一个是认识的。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迷茫之间,下课的铃声骤然响起,铁渣顿时清醒过来,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连课程都听不懂,还上什么学啊。他寻思着,下午要到远古神庙的办事处走一趟,直接向乌木长者求援。

另外,昨天的开学典礼中,他忽然觉醒了一项虫化能力。经过一整夜的感知,他遗憾的发现,这是他目前最没用的能力——潜伏寄生。当初掠夺这项能力只是出于无奈,他不想杀叶歆玲,又不能放任她离开,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将她控制起来。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后悔了,这项能力犹如古书中描述的“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作者话:写到此处,不禁回忆起当年,老牛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食之无味,弃之有味。”当时我就提出了疑问,第一句可以理解,但第二句就十分不明白了,吃着没味道,丢了就有味道了?这是什么道理!遂问老牛,结果老牛涨红了脸,牛鼻子朝天,喷着气说:“你没文化,你不懂!”多年过去了,记忆犹新啊……)

然而,重新觉醒的潜伏寄生和原来有了些区别,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他感觉到,这项外来的能力和身体之间的契合度提高了。

在此之前,他的寄生细胞集中在体内某处,必须通过某些行为才能释放出去。而现在,他开始能模糊的感觉到寄生细胞的存在,并能在一定程度上调动它们,通过其他的方式释放出体外。

比如说,他现在的唾液中就含有少量的寄生细胞。只要他愿意,就能将这些寄生细胞变成虫卵,然后通过唾液释放出去。只不过,唾液中的含量十分稀薄,如果要大量排放,还是要用以往的方式。

离开教室后,铁渣到饭堂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绕到饭堂的后面,想抓一只老鼠试验一下。可他找了好一会,连老鼠的踪影都没见到。看来是这里的环境太干净了,鼠类没法生存。

想明白这点,他放弃在学院内搜寻,转而开着红色彗星出了城,一面前往神庙的办事处,一面在郊区的路上搜寻,看看有没有田鼠或是别的小动物。

没过多久,他在路边发现一只死猫。停车细看,这只猫的尸体有些腐烂了。他吐了口口水上去,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能感觉到寄生虫卵存在,可过了大约十分钟,虫卵的感应就消失了。他皱了皱眉头,估计死亡太久的尸体不能提供虫卵的孵化需求。于是他继续前行,在郊区的小道上七弯八拐,终于发现一只田鼠的踪影。

他急忙骑车追了上去,期间随手捞起一块小石子。前方不远处,硕大的田鼠急速狂奔,拼命的冲向道路两侧的麦田。

“嗡嗡嗡……”铁渣扭紧油门,红色彗星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眨眼间,追至田鼠的十余米外,铁渣眼睛一眯,抬手一甩!

“嗖!”

就在田鼠凌空跃起,刚要跳进麦田的瞬间,后方一枚小石子呼啸而至,重重的打在它的背上。“噗!”的一声闷响,田鼠翻滚着掉在田边。落地的瞬间,它挣扎着爬了起来。就在这时,上方飞来一团唾沫,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它。

它只感到腹部一阵清凉,没有受到冲击和伤害,随即向前一扑,跳进了麦田里。现在已经安全了,人类没有办法在成熟的麦秆中自由行动。

急速奔跑了一段,身后渐渐没了动静,田鼠放缓了脚步。它警觉的四处张望,确定周边安全后,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腹中忽然传来一阵剧痛,犹如刺刀在体内搅动一般。它疼得“吱吱”直叫,在地上翻滚挣扎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疼痛越来越剧烈,它渐渐的失去了气力,趴伏在地上抽搐着,它的内脏就像被无数尖细的锯齿撕咬着。

没过多久,田鼠在剧痛中昏迷了过去……

再过了大约十来分钟,田鼠忽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哀鸣。与此同时,它的腹部爆出一团浓烈血雾!

只见那血雾之中,一只满头尖刺,张牙舞爪的红色大蚂蚁撕开田鼠肥硕的腹部,猛然探出了头!数秒钟后,浑身浴血的大蚂蚁钻了出来,仰起三角形的头,张开满是细密锯齿的口器,发出一声刺耳的嘶鸣。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生物电波传了过来。它抖动了一下身体,甩开了沾满虫躯的血和粘液,然后朝着生物电波的方向急速冲去。它的爬行速度非常快,六根修长的节足高频率的交替前行,比刚才全速奔跑的田鼠还要快上几分。

十多秒后,它飞窜出麦田,抵达了原生体的位置。

铁渣望着眼前巴掌大的红色蚂蚁,在他的感知中,这只蚂蚁就是他身体的延续,如同手臂一般的存在。他心念一动,红色蚂蚁转身冲向麦田。急行之中,它忽然抬起一只锋利的前足,对着身侧的麦秆就是一挥!

只见寒光一闪,麦秆齐根而断!

铁渣见状,有点童心大发,端坐在机车上,全神贯注的指挥着红色蚂蚁在麦田中切割麦秆。

“嗤……嗤……嗤……可以看黄的软件有那些

伴随着连续不断的轻响,一根根麦秆如大树般倒下,溅得满地麦穗。

玩了好一会,铁渣和蚂蚁之间的感应越来越弱。直到最后,感应忽然中断了。他走进麦田,在失联的位置找到了他的红色大蚂蚁。此刻它卷缩在泥地里,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看来是体能耗尽,或是寿命终结。

他以前就试过,知道成虫的生命很短暂。具体的试验以后再进行,毕竟这里是圣殿的地盘,万一被发现什么倪端,脱身将会十分困难。接着,他从红色彗星的油箱里抽出一点燃油,然后找了处空旷的地方,把田鼠和寄生蚁的尸体堆在一起,最后一把小火烧成灰烬。

做完这一切,铁渣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骑着机车来到办事处的小楼前。停好车,他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看门的老头看见他,笑呵呵地点头示意了一下。他也点头回了个礼,然后坐上电梯,来到乌木长者的办公室。

“朋友,学院的生活习惯吗?”乌木长者一边给铁渣倒水,一边和蔼的问道。

铁渣摇了摇头,说太不习惯学院的生活。他不懂这里的规则,不懂怎么和银城贵族相处。他怕闯祸、怕得罪人,不敢到处乱走。再者,他不懂贵族语,现在连上课都听不懂了。

乌木长者呵呵一笑,说道:“我不是让可儿带你熟悉环境吗?年轻人之间不要不好意思,该问就问嘛,不要端着大男人的架子不肯向小女生请教。”

面对长者的误解,铁渣是有苦说不出。秦可儿的通讯号码他拨打了好几次都是忙音,后来他的室友马库斯告诉他,这种情况就是对方将他拉入了黑名单,他没有办法再和她建立通讯连接。

“我还是习惯和男人相处。”铁渣说道。

“你……你习惯和男人……”乌木长者沉吟着,他觉得有些奇怪,秦可儿是很漂亮的女生,没有哪个男生不心动的。他特别安排秦可儿带铁渣熟悉环境,就是为了给这两位年轻人创造机会。这也是他对辉煌一脉后人的关照,若是换了别人,他自然不会派秦可儿去。要知道,学院里多少男生对秦可儿趋之若鹭,无限向往。然而,眼前的年轻人却说习惯和男人相处。恍惚之间,他忽然有了一丝明悟,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看见老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铁渣连忙解释道:“相处,只是相处。”

“哦,年轻人……”乌木长者拍了拍铁渣的肩膀,说道:“没事,我们理解。”或许是怕年轻人介怀,他还强调道,“世界这么大,任何选择都没错,只要不影响别人就行了。你可别小看我们远古一脉的老东西,我们可不是那些古板固执的老怪物,对什么新鲜的事物都一概不知。”

“这……”铁渣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天性使然,无分对错!”乌木长者直爽的鼓励道。

“是。”解释不清楚就不解释了,这是铁渣的一贯作风。

“让我好好想想,看谁最合适……”说完,乌木长者陷入了沉思……

铁渣静静地看着桌上的水杯,等待着老人的答复。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人依然没有动静。他感觉有些口渴了,就拿起杯子准备喝口水。可他刚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幅让他感到郁闷的景象,以至于手中的水杯差点掉在地上!

那乌木长者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

片刻之后,老人缓缓醒来,看见铁渣一副呆滞的模样,连忙说自己年纪大了,爱打瞌睡。随后,他让铁渣留下通讯号码,说到时候他安排的人会直接联系他。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