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一周,易茹果然不像第一天来时那样,竹筒倒豆子了。每天丽萨安排她干嘛就干嘛,不多说话,不多问。每次给总裁办公室送东西,进门时步步小心翼翼,出去时脚步轻松愉快。

她不知道大老板每次都是只看看她出门,从不看她进门。所以,易茹留给季予乾的印象就是活力十足,开朗好动。有几次,季予乾想问易茹那周寒长什么样,甚至考虑过拿周嘉敏的照片给她看一下。

但他自己风险评估后又觉得十分不妥,易茹爱说健谈,第一天上班他已经见识了。加上若她真点头说周寒和周嘉敏长的像,那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去揭开“弟妹”的神秘面纱。

……

一转眼,到中秋了,梧桐一叶落,天下秋意寒。小长假,丛陆破天荒说带楚湘去zs市赏菊花。

素日里二人都忙,丛陆只保持着每周一个电话的频率,以哥哥的姿态去问候楚湘,楚湘也只是在电话中能感受到丛陆隔空不温不火的关心。

丛陆小长假出游的提意一出口,楚湘迅速把自己近两周的工作计划做了调整。楚湘觉得从小心中根深蒂固对丛哥哥的依赖和仰望,只要他一声召唤,自己那怕累倒的病榻上,都有力气在他面前站起来。

丛陆此行的真正目的,当然不是看花赏月,而是因为大半年来对楚湘身世的调查,有了初见端倪的结论,他决定去sz市见两个人。其中一个关健人物,他需要楚湘出面,才能有深谈的机会。

sz市,丛陆带楚湘去酒店的路上,开宗明意直接对楚湘说:“我工作室即将与sz市出版社合作的一本书,我还有些工作要与恒欣集团的负责人交流,这次来sz市除了看菊花展,还想顺便初步接触一下恒欣的人。”

楚湘眨眨美丽的水眸,看看一脸平淡的丛陆,他是第一次谈自己的事情,此行还有工作,又是恒欣集团!楚相真是这公司没太多好印象,“恒欣集团?那是朱家的公司,丛哥哥要同他们合作?”

“是的,我约了恒欣的总经理今晚见面,简单吃个晚餐聊几句,你要不要一起去。”丛陆轻描淡写地征求意见,他知道楚湘会去,毕竟朱志玖救过她一次。

“我去方便吗,不影响你工作?”楚湘试探着问,呆在丛陆身边总比一个人呆在酒店里好。

丛陆深沉地看一眼楚湘,“没什么不方便,朱志玖曾经帮过你,到他的地界了去露个脸,也算不失礼。”

二人去酒店安顿好,简单收拾一下,就去了丛陆与朱志玖之前约定见面的餐厅。

朱志玖是个守时的人,他比约定时间早到五分钟,走到包间门口,他意外地看到了楚湘。

楚湘的今天穿了条淡紫色长袖及膝的裙子,卷发随意散在肩上,坐在包间沙发上,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的一起。旁边一个高瘦的男人正说着什么,楚湘用手托着侧脸,专注地看着那人,眼神中流露浓浓的情谊,甜美的笑容、配上精致的五官,甚是迷人。

朱志玖抬头看看包间门牌号,没错,那楚湘旁边的人是丛陆?他清清嗓子走进去,“本以为自己早了,却不想还是迟了。”

丛陆、楚湘听到声音,动作极为一致地站起来,朱志玖率先伸出手,“你好,我是朱志玖。”

丛陆伸手有朱志玖握了握,双瞳盯着朱志玖看了一会,这人一身正气,与朱经文绝非一类人,“你好,丛陆。不介意,我带个人来吧?”

朱志玖再次打量一下楚湘,楚湘礼貌地笑笑,也伸手与他握了一下,“你好,朱总,好久不见。”

朱志玖看着二人般配在站在一起,不免要去猜他们是什么关系。“你好楚湘,好久不见。”

“久闻丛先生大名,有幸受邀,你带谁来我都举双手欢迎。更何况还是认识的人。”

朱志玖熟络地说着外交辞令,丛陆点点头,“那就边吃边聊。”

宾主落座,朱志玖很礼貌对服务生说,“把菜单给女士。”

楚湘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菜单,征询性地看一眼丛陆。丛陆朝楚湘点点头。

楚湘才看着朱志玖说:“那我就不气了,朱总。”之后,低头看菜单点菜。

朱志玖从二人细微的动作中,洞察出他们关系匪浅。

服务生退出去,朱志玖与丛陆攀谈起来,“没想到丛陆工作室也会做政府的形象工程类工作。”

丛陆大大方方的回答:“一部关于改革开放后城市变迁的记实书籍,出版社是当地宣传部指定的,工作室是受邀参加编纂,政府形象工程的书,虽说我不喜欢,但工作室要扩大知名度,这是个好途径不能拒绝。”

事实上,丛陆是动用了一些关系,才拿到这个机会,而他要参与这项工作,自然不是为了什么宣传工作室,而是想看到第一手恒欣sz分公司的历史资料,追根究底当然是为了查楚湘的身世。

朱志玖看一楚湘,“那恒欣与你们这书有什么关系呢?”他不解,丛陆纯纯的工作会面,带着楚湘来干嘛。

丛陆自然是把朱志玖的疑惑看得一清二楚,“恒欣集团的sz分公司,是当年大浪淘沙几经转型屹立到最后的企业,所以恒欣sz分公司前世今生的演变是书的一部分内容。今天本是出游到此,就先同朱总来个非正式会面。”

朱志玖点点头,“既然出游为主,工作为辅,那咱们今天就只话家常不谈工作了,否则女士听着会很无聊。”

丛陆随意看一眼楚湘,“楚湘最近工作累,难得有假期,就带她出来散散心。朱总真是心细体贴,看楚湘的样子,也不想听两个男人说无聊的工作。”

楚湘看向丛陆温柔地浅浅一笑,又看看朱志玖,“谢谢朱总。”

在朱志玖看来,他们二人像是情侣,甚至是比情侣更近的关系。看着楚湘那绽放在丛陆面前柔美的笑,朱志玖心中泛起一丝酸涩,莫名地失落。

餐后,三人往外后时,丛陆对朱志玖说:“不知道朱总有没有兴致出去小灼一杯。”

朱志玖看看安静走在丛陆身边的楚湘,“楚湘也一起去吧。”

楚湘看看丛陆,“我不去了,你们聊的话题我实在插不上话。再说,男生去的地方,带上我去似乎也不方便。”

朱志玖点一下头,“那我们选送你回住地。”

楚湘回应朱志玖一个微笑,“谢谢朱总!”

两个男人小酌,丛陆一直没动自己面前的杯子,“朱总似乎对楚湘的印象不错。”

面对丛陆的直接,朱志玖也很直白,“以前接触过两次,对她印象确实不坏,没有一般明星的浮夸,美的真实不做作。丛先生好眼光,也好福气。”

丛陆并不否认朱志玖的评价,也不说明自己的楚湘的关系,“有一些关于楚湘的事情,我想同你深入的聊聊,还想请你帮忙,不知朱总是否愿详谈?”

朱志玖随意伸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楚湘的事情?若力所能及,我愿意效劳。”

“上次楚湘来sz遇到点意外,是朱总出手相助的。但据我所知,楚湘上次是被令尊派人掠到了他的私人会所,所以朱总才轻而易举地救出楚湘。”

朱志玖有些意外,半年都没人再追究的旧事、当时自己下了封口令他却一清二楚,既然说的如此直白,那就磊落点儿吧,“是的,确如丛先生所说。”

丛陆并不意外朱志玖的坦白,在他的眼中,朱志玖就是这样的人。

“相信朱先生能看出来,我和楚湘关系不错,我自然是不会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实话讲,我一直在调查楚湘的身世,而在我之前令尊已经掌控了大部分楚湘身世的资料,所以大半年来我徒劳无功,我希望朱总可以帮我拿到那些资料。”

朱志玖淡然一笑,“丛先生似乎是强人所难了,家父的东西先说我不知道在哪,再说我也不会为个外人胳膊肘外拐;并且,我对什么明星的身世背景也没多大兴趣。”

拒绝,意料之中。丛陆看看朱志玖,“朱总对外人的事,对明星的花边sigua999.app丝瓜,或是说对别人的女人自然是没兴致,但若从令尊的资料里获悉不一样的信息呢,那就另当别论了。”

朱志玖也在观察丛陆,他似乎知道一些事情,“丛先生似乎知道些什么,不妨说出来听听。”

丛陆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并且我的信息不全,我希望朱总配合我一下,拿到令尊手里的资料,我证明了自己的判断,自然与你共享调查结论。”

朱志玖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我真想不出,楚湘的身事与我何干。同时,我倒想反问一句,丛先生与楚湘是什么关系,即便我拿到什么材料,我为何要给到你,给楚湘岂不是更直接?”

丛陆深沉地看看朱志玖,“若是朱总肯联手搞清事实真相,只怕你和楚湘的关系要比我们更近一些。你以为令尊剪楚湘的头发去干嘛?”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