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nbsp&nbsp&nbsp&nbsp四十多万骑兵轰然响应,前来抓银子!

&nbsp&nbsp&nbsp&nbsp可是人多银子少,免不得争吵起来。

&nbsp&nbsp&nbsp&nbsp周文郁虽然躺到在地,听他们喊话还是一清二楚的。

&nbsp&nbsp&nbsp&nbsp“都别动,那银子是我的!”一个显得很凶恶的白俄骑兵让道。

&nbsp&nbsp&nbsp&nbsp“哈哈!这银子归我了!”一个猴子一样跳来跳去的家伙大叫大小,一看就是来自高利。

&nbsp&nbsp&nbsp&nbsp“八格!再跟老子抢,死啦死啦地!”仁丹胡子上下跳动,一个倭国武士凶悍地说。

&nbsp&nbsp&nbsp&nbsp悲剧的周文郁悲哀了,原来我们这些人都成了别人眼里的银子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即使是银子,也不能那么一点点儿吧?

&nbsp&nbsp&nbsp&nbsp才一两!

&nbsp&nbsp&nbsp&nbsp原来他在这个过程中,还弄清楚了,他们这些精英每一个人才值一两银子。

&nbsp&nbsp&nbsp&nbsp原来这位亚历山德罗维奇,不是一个吃独食的人,为了调动大家捉人的积极性,他把赏金中的一两给那些士兵,按人头数,一人一两。

&nbsp&nbsp&nbsp&nbsp结果,那些特别身强力壮,并且对银子特别感兴趣的十几万,把这些人全部拿下!

&nbsp&nbsp&nbsp&nbsp从开头到结尾,不到十分钟。

&nbsp&nbsp&nbsp&nbsp现在,就剩下了一个人,还在那里安然无恙地躺着,这就是周文郁。

&nbsp&nbsp&nbsp&nbsp它旁边站着一个人,正是亚历山德罗维奇。

&nbsp&nbsp&nbsp&nbsp原来对周文郁,麦轲有一个单独的悬赏,就是谁捉到活的,赏银子一万两!

&nbsp&nbsp&nbsp&nbsp这个大头,亚历山德罗维奇就当仁不让了。

&nbsp&nbsp&nbsp&nbsp整个过程还不到二十分钟,东北援军所有的先遣部队,全部就擒!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后面的这十五万,天军几乎打了一天,也没有制服。被麦轲略施小计,在亚历山德罗维奇的绝妙配合下,转眼之间就先消云散。

&nbsp&nbsp&nbsp&nbsp这个过程太快。周文郁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nbsp&nbsp&nbsp&nbsp他也知道那个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大个,就是白俄领头的。这一切都是他搞出来的。

&nbsp&nbsp&nbsp&nbsp周文郁对亚历山德罗维奇说:“这位尊贵的先生,你不是奉命来救我们的吗?难道你不觉得欠我们一个说法?”

&nbsp&nbsp&nbsp&nbsp“说法?哈哈哈!”亚历山德罗维奇不觉得分外好笑,歪着头看了周文郁一眼,说道:“嗯,说法还真有!就是我把你们卖给天军可以多的银子!你知道你们那些抠门的大老爷付的是什么价吗?我们跑那么老远的路,才给我们一两银子!而天军你知道给我们多少吗?无两!整整五两!那可是五两啊!

&nbsp&nbsp&nbsp&nbsp亚历山德罗维奇两手举天,在感谢他得到的这个机会。

&nbsp&nbsp&nbsp&nbsp“不久差三两银子吗?早说啊,我给你加十两都行!”周文郁以头抢地。懊悔万分。

&nbsp&nbsp&nbsp&nbsp“你说我能错过着发财的机会吗?万万不能!所以我就转手把他们都卖给了麦轲!”亚历山德罗维奇轻轻松松地说。

&nbsp&nbsp&nbsp&nbsp“你!你!你!你实在太过份!起码你应该优先报价给我们……”周文郁差点没给气晕,哪里有这样做买卖的?哪里有这样作人的?

&nbsp&nbsp&nbsp&nbsp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以为亚历山德罗维奇说的实话呢。

&nbsp&nbsp&nbsp&nbsp说话之间,韦昌辉他们已都转了过了,发现这边已经完事了,也不禁赞叹他们这活干得漂亮,尤其是这个速度。

&nbsp&nbsp&nbsp&nbsp麦轲为二人作了介绍,亚历山德罗维奇和韦昌辉互相握手,一起感谢神。让他们弟兄相逢,并肩作战,并取得胜利!

&nbsp&nbsp&nbsp&nbsp然后做了交接仪式。

&nbsp&nbsp&nbsp&nbsp首先。亚历山德罗维奇代表他们这支雇佣军纵队把周文郁等十五万人一并交给韦昌辉。

&nbsp&nbsp&nbsp&nbsp接着,麦轲开出七十六万两银票,交给亚历山德罗维奇,其中一万,是专门为周文郁,另外的七十五万,是为其他十五万人。

&nbsp&nbsp&nbsp&nbsp交接完毕,麦轲抬脚要走,说是有事情去做;同时。吩咐亚历山德罗维奇在这里休息训练。

&nbsp&nbsp&nbsp&nbsp“大哥!能不能冒昧问一下,您老这是要去哪里。有何公干啊?有没有什么小弟可以效劳的地方?如果有需要小弟,小弟我义不容辞!赴汤蹈火。眼睛都在不在眨一下的!”见到麦轲已经上了云豹,手已经抬起,就要派下去!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拍,下疫苗,云豹就到了半空了!

&nbsp&nbsp&nbsp&nbsp说时迟,那时快,亚历山德罗维奇一个健步飞也似地把自己扔了过去,拽住了麦轲要拍下去的手。

&nbsp&nbsp&nbsp&nbsp然后,就笑嘻嘻、贼忒忒地问出一席话话来。

&nbsp&nbsp&nbsp&nbsp天大地大,捞银子最大!

&nbsp&nbsp&nbsp&nbsp以他敏锐的捞银子训练出来的鼻子,立刻就知道麦轲地走开,就是捞银子的机会!

&nbsp&nbsp&nbsp&nbsp因此,他当机立断,拽住了麦轲。

&nbsp&nbsp&nbsp&nbsp由于这个理由,打扰了他的行程,然后又说出那一套话来,麦轲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个小弟也太痞了!

&nbsp&nbsp&nbsp&nbsp实际上麦轲是要去林凤祥哪里,找琦善算账,他们在那白河流域一条荒沟已经打了好几个小时,现在也该集中精力,结果那个战场的战斗了!

&nbsp&nbsp&nbsp&nbsp那个地方离这里不错过二十里,自己飞去的话,也就一刻钟。

&nbsp&nbsp&nbsp&nbsp“我去另一个战场,准备解决那里的敌人,怎么,你也要去瞧瞧热闹?”麦轲冷冷地说。

&nbsp&nbsp&nbsp&nbsp亚历山德罗维奇没事人一样,说道:“我这么重要的一个人,哪有功夫去瞧热闹,那是我三岁之前干的事情!三岁以后,凡是我在场的时候,肯定干事的是我,看热闹的是别人!这次也一样,给我找点事情看,好不好,大哥?”

&nbsp&nbsp&nbsp&nbsp麦轲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开了另一条路——也许让亚历山德罗维奇去,真是一个好办法!

&nbsp&nbsp&nbsp&nbsp他不去的话,肯定要由硬仗打;四十多万骑兵,估计这气势就能镇压敌人的士气!

&nbsp&nbsp&nbsp&nbsp估计这小子是本银子去的!

&nbsp&nbsp&nbsp&nbsp可是我麦轲最多的就是银子!

&nbsp&nbsp&nbsp&nbsp他心里同意让亚历山德罗维奇跟着过去,可是亚历山德罗维奇以为麦狐狸视频永久免费轲这么帐时间思考,准备否定他的这个提议,他赶紧又上去进一步争取。

&nbsp&nbsp&nbsp&nbsp“大哥,我这次可以少要钱!不会没有银子吧?三两就行!”亚历山德罗维奇心里清楚,上次活捉了十五万东北援军,得到赏金足足七十万!

&nbsp&nbsp&nbsp&nbsp连他如此急需经费的人,都觉得有点太多!

&nbsp&nbsp&nbsp&nbsp因此,他就主动降价!希望由此取得麦轲的支持。

&nbsp&nbsp&nbsp&nbsp见麦轲还没有吐口,亚历山德罗维奇有点着急,说道:”好大哥!我请你吃俄罗斯宫廷大餐,那只有沙皇才能……“

&nbsp&nbsp&nbsp&nbsp“打住!再瞎扯就不让你去了!”麦轲制止了这个由饶舌倾向的小弟。

&nbsp&nbsp&nbsp&nbsp“那……哎!你同意了!你真是我的好大哥!”

&nbsp&nbsp&nbsp&nbsp亚历山德罗维奇喜出望外,跳起来就要拥抱麦轲。

&nbsp&nbsp&nbsp&nbsp麦轲一挪云豹,躲开了亚历山德罗维奇的熊抱,对他说:“银子还是无两一个,快准备出发,越快越好!”

&nbsp&nbsp&nbsp&nbsp“好的!大哥,保证无不了事情!”他把这件事情砸实,扭头就走!

&nbsp&nbsp&nbsp&nbsp一边走,一边鬼哭狼嚎:“儿郎们,赶紧上马走!又有银子了!”

&nbsp&nbsp&nbsp&nbsp这边家伙爷也确实是训练有素,很快就集合完毕。

&nbsp&nbsp&nbsp&nbsp这是韦昌辉走了过来,对麦轲说:“干脆我们也过去,以压倒优势扫平这股敌人。我可以把我的兵团分成三个部分。

&nbsp&nbsp&nbsp&nbsp“第一部分,就是集合所有起兵,和亚历山德罗维奇配合,第一梯队先赶过去。

&nbsp&nbsp&nbsp&nbsp“第二部分,就是集合起精锐步兵,随后赶去。

&nbsp&nbsp&nbsp&nbsp“第三部分,则留守在黑山,看守俘虏,钉在黑山这个战略要地。”

&nbsp&nbsp&nbsp&nbsp麦轲当即批准这个方案,让他迅速安排好,分秒必争赶过去。

&nbsp&nbsp&nbsp&nbsp麦轲说完,加云豹腾空而去!

&nbsp&nbsp&nbsp&nbsp云豹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心中吐糟,这位主人最近是越来越罗嗦了。

&nbsp&nbsp&nbsp&nbsp韦昌辉立刻动手,兵分三路,其实他把步兵一路和留守一路,交给了自己的副手,他带领骑兵飞马而去。

&nbsp&nbsp&nbsp&nbsp一会功夫,就追上了亚历山德罗维奇,和他兵马同行。

&nbsp&nbsp&nbsp&nbsp这哥儿俩又是一通套近乎。

&nbsp&nbsp&nbsp&nbsp韦昌辉既然做了北方兵团的总司令,将来就难免和地处北疆的俄罗斯、白俄罗斯打交道,所以他就找机会和亚历山德罗维奇聊天,了解那里的情况。

&nbsp&nbsp&nbsp&nbsp亚历山德罗维奇的中文不怎么样,二人干脆就用俄语。

&nbsp&nbsp&nbsp&nbsp韦昌辉作为顶级特种兵,好几国外与不在话下,其中就包括俄语,而其他学习的时候,还专门学习了十九世纪的语言发音和特征。

&nbsp&nbsp&nbsp&nbsp所以现在他和亚历山德罗维奇交谈起来,那叫一个字正腔圆,完全媲美亚历山德罗维奇的贵族口音。

&nbsp&nbsp&nbsp&nbsp他暗中判断,韦昌辉的俄语水平,绝对盖过那些宫廷语言老师。

&nbsp&nbsp&nbsp&nbsp他先前就惊叹麦轲的俄语,以为那样的一位奇才,就已经令人讶异了,没想到无独有偶,出了一个更加妖异的。

&nbsp&nbsp&nbsp&nbsp二人的友谊迅速加深,不一会就称兄道弟。

&nbsp&nbsp&nbsp&nbsp既然麦轲是兄弟盟中最小,他尚且需要叫大哥,对大哥的四哥,他就更得叫了。

&nbsp&nbsp&nbsp&nbsp“四大哥!打个商量行不?一会儿大起来的时候,四大哥吩咐一下,让你手下的兄弟把敌人都轰到我们这边来,我们是按人头的赏银的!嘿嘿,小弟很穷,特别需要银子!看看四大哥能不能看在小弟的可怜上,答应小弟这个不情之请?”这亚历山德罗维奇还真够兢兢业业,说着说着,就顺到银子上了。

&nbsp&nbsp&nbsp&nbsp韦昌辉不禁莞尔,回答道:“行!最后逮人这个环节,全归你负责!”

&nbsp&nbsp&nbsp&nbsp.(未完待续)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